忘记密码

基恩之家:简论六处“反同”经文

2016-09-01 01:31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024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BMCC_logo_4

转自香港“基恩之家”基督教会:那你们怎样解释那六处常被引用来反对同性恋的经文?

1)创世记十九章﹕1-25节
只要大家放下有色眼镜﹐不难看出这故事裡所多玛人的罪在哪里﹕就是他们企图集体强暴天使。根据犹太人的传统﹐礼待客旅是很重要的(来十三﹕1-2)﹐这班人不但没有这样做﹐相反以暴力对待客旅﹐更何况这不是普通的客旅﹐而是神的使者﹐表示他们的罪恶已到了极点。当中根本完全不涉及因为彼此相爱而发生的同性性行为。就算综合圣经中其他提及所多玛和蛾摩拉的十几处经文﹐都找不到任何指责同性恋的痕迹。
耶稣的释经不可能有错罢﹗当他引用所多玛的罪来作比喻时﹐他所指的是「不接待神的使者」。(太十﹕11-15﹐路十﹕8-12)
但很不幸﹐「所多玛」(Sodomy)一词已被广泛解释为「肛交」或「同性恋」﹐连英文字典也可以找到。多个圣经英文译本裡﹐凡有触及同性性行为的地方﹐都会被译成“Sodomites”(所多玛人)﹐可见代代相传﹑人云亦云之影响。

2)士师记十九章﹕15-30节
这个故事和以上所多玛的故事十分相似﹐只是情况更加血腥恐怖。故事中基比亚人的罪是什麽呢﹖真的是同性恋么﹖还是对客旅(即使大家同属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子民)的一种极端不礼待﹖士师记20章5节清楚说出那些暴徒的目的﹕「基比亚人夜间起来﹐围了我住的房子﹐想要杀我﹐又将我的妾强奸致死」。
若大家仍然坚持创世记和士师记这两处经文是针对同性恋的话﹐相信大家亦赞同女人是男人的财产﹐把自己的妻妾女儿交给暴徒残害﹐总比自己送死较为「道德」。

3)利未记十八章﹕22节及二十章﹕13节
引用利未记必须小心﹐因为本书记载的是出埃及后﹐以色列人要守的典章律例﹐目的是要把他们与外邦人分别出来﹐以便日后立国(利十八﹕1-4﹐利廿﹕26)。
新约圣经已清楚说明基督徒是不受制于这些犹太人的律法(西二﹕20-23﹐来七﹕18﹐来八﹕13)。所以我们今天才不用以牲畜献祭﹐可以穿混纺的衣物﹐吃猪肉及虾蟹﹔亦不用支持一夫多妻及奴隶制度﹐女性行经时与丈夫行房也不会被治死﹐残障人士亦可担当神职等。
然而﹐这两节经文确实视「男性肛交」为「不洁净的」(即和合本上「可憎恶的」的希伯来文“Toevah”的原文意思)﹐是因为此行为涉及当时迦南地流行的「邪淫」宗教仪式(利十八﹕21﹐利廿﹕1-6﹐王上十四﹕22-24)﹐透过跟男性庙妓(Qadesh/娈童)行淫﹐来象征神明保佑﹐确保物产丰收。其次﹐由于希伯来文化视女人为二等公民﹑男人的财产﹐将男人当作女人对待﹐就是对男性的侮辱﹐这说明了为何女性之间的性行为没有被禁止。这里所指的「男性肛交」因为涉及拜偶像和触犯当时男尊女卑的文化常规﹐所以「不洁净」﹐跟现代人所指的同性恋是完全两回事。
耶稣也曾引用《利未记》﹐不过是用来教导人要爱人如己(利十九﹕18﹐太廿二﹕39)﹐即一切律法的总纲。

4)罗马书一章﹕26-27节
和利未记那两处经文一样﹐这里也是明显的在论述某些同性性行为。要了解行为的性质﹐读者只要由19节看到32节﹐就会明白经文隐藏着重要的因果关系。19节到23节是「因」﹐说明希利尼人的罪﹐乃故意不认识神去拜偶像﹔当时罗马﹑哥林多一带流行着过千的邪教﹐其中不少都是以邪淫仪式膜拜偶像。24节到32节﹐都是论述这班行邪淫的人的恶果﹐首先神任凭他们滥交(24节)﹐接著是不分男女的滥交(25-27节)。明显地﹐这段经文所警示的是﹕人因为膜拜邪淫偶像﹐引致乱了心性﹐作出保罗所谓「逆性」的事﹔最后﹐这班人连性情也变了﹐存邪僻的心﹐行各样的恶事(28-32节)。
罗马书一章26-27节所记述的同性性行为是在邪术影响下作的。今天我们所指的同性恋者既不是因为拜偶像而变成同性恋﹐亦不见得变成比一般人邪恶﹐行各式各样的不义。
罗马书的主旨本是要说明﹐不论犹太人或外邦人都可以「因信称义」(罗一﹕16-17)﹐不分彼此﹐是传扬「共融」的讯息。

5)哥林多前书六章﹕9-10节及提摩太前书一章﹕9–10节
这里有两个关键字﹕
(一)Malakos﹐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作「作娈童的」﹐即少年男性庙妓﹐是比较正确的翻译。可惜﹐某些英文版本却把人的偏见读入圣经﹐翻译成“Effeminate”(娘娘腔的)﹐甚至“Homosexuals”(同性恋者)。
(二)Arsenokoites﹐中文译作「亲男色的」﹐英文则一般译作“Homosexualss”(同性恋者)或“Sodomites”(所多玛人)﹐Revised Standard Version则把它连同”Malakos”一起译作“Sexual Perverts”(性变态者)。这个字的真正意思其实早在圣经翻译以先﹐已经失传﹐圣经学者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个字由arsen(即男人)和koite(即床)两个字组成。反观林前六章的前文后理﹐保罗在谈论的是娼妓问题(林前六﹕15-16)﹐如果Malakos是指少年男妓﹐Arsenokoites极可能是指成年男妓或是嫖客﹐这也吻合提前一章10节中与「亲男色」合成一对的「行淫」(原文Pornoi其实也是指「男妓」)。七十士译本(新约前的旧约圣经希腊文译本)就是把出现于列王记上十四章24节﹐十五章12节和廿二章46节的希伯来文”Qadesh”(男性庙妓)翻译为”Arsenokoites”。
把Malakos和Arsenokoites轻率的翻译成「同性恋」是不负责任的﹔历代以来﹐多少同性恋者因为这两段经文被定性为「不义的人﹐不能承受上帝的国」而被否定其救恩和基督徒身份。
「不义的人」在这裡其实是指「未曾因信称义的人」﹐所以「不能承受上帝的国」。信徒既已被称为「义人」﹐就不在律法之下。提前一章9-10节的前文恰恰就是劝人不要胡乱教导律法﹐而偏离「命令的总归乃是爱」(提前一﹕3-8)。

6)创世记一章﹕27-28节及二章﹕18-25节
和其他经文很不一样﹐创世故事被引用来反对同性恋﹐是因为当中没有提及这方面﹐所以等于违反自然﹑违反造物旨意。这论据是薄弱的﹐难道所有创世时没有的行为我们都不能做吗﹖现代人要以第一代人类的生活为典范吗﹖假若如此﹐我们都不应该穿衣服﹐因为人是堕落后才发明穿衣服的。神要人生养众多﹐那些「一个娇﹐两个妙」的﹐就是不顺服﹔不生育的夫妇就更违反自然﹐不论是先天或后天。神要结合的人离开父母﹐婚后仍与家长同住的就是犯罪。现代人的婚姻建基于爱情﹐创世故事为什麽没有提及﹖守独身也没有提及﹐那是违反自然吗﹖直系亲属是否可以通婚﹐否则亚当和夏娃的儿女如何繁衍后代﹖信心之父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不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吗(创廿﹕12)﹖为什麽神容许一夫多妻呢﹖亚伯拉罕﹑以扫﹑雅各﹐就连「合神心意」的大卫均有多名妻妾﹐所罗门更有妃七百﹑嫔三百(王上十一﹕3)。
追溯创世故事就其文本的处境性及意义而言﹐乃是以色列民族在被掳时期﹐于集体崇拜时用的认信经文﹐旨在陈述上帝就是宇宙历史的主宰。其执笔的目的既不是讨论家庭伦理﹐故之然就更不能把它看成现代基督徒的生活典范﹐否则一连串的荒诞问题就会出现。当中经文既无意对人类之婚姻制度作一规限﹐也没有含意同性恋是违反自然。

 

【另附】欧阳文风牧师文字:Sodomy的「笑话」!

摘要:Sodomy一词的发明,说穿了,不过是一种权力的策略和结果,在政教合一的中世纪,权力以特有的技术创造了这词,一个利用《圣经》故事反对同性恋的词,藉著语言这种符号或形式体系,基督教会模塑了武断的和约定俗成的(Arbitrary and Conventional)的价值观。

全文:传统基督教会,特别是对《圣经》研究不深入与缺乏专业学术训练的基督教会领袖与基督徒,最喜以《圣经》中所多玛城被神毁灭的故事做为上帝厌恶同性恋与反对同性恋性行为的根据。

有关这段经文的诠释,我经已在我所著的《神爱同志》有条理的论述,指出把《圣经》所多玛城故事与同性恋相提并论,根本是牛头不对马嘴,夸张得离谱;因此本文不再重复赘述,有兴趣于释经和解经的读者,可参考《神爱同志》一书。 基督教会对性行为的管制与操纵,其实是在耶稣出世好几百年以后才发生的事。 耶稣本人,根据《圣经》四本福音书的记载,对性的话题是没有多大兴趣的,他更多心的是有关穷人与弱势者如何被社会与宗教人士忽视和欺压的事。 对于种种性行为的管制,还是耶稣死后几百年,他的追随者搞出来的一套杰作。 这套东西现在读来,不少令人啼笑皆非,可是当时不知害死多少人,令多少人哭了一街又一街。 在公元309年,基督教会领袖在Elvira,即现在西班牙的Granada市召开教会会议,制定了87项教会法(Canon Laws),其中37项与性有关,几近一半。 后来君士坦定在几年后把基督教定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后,这些教会法就转身一变为欧洲的民法(Civil Law),个人的性行为,一概成为宗教与政府的管制对象。 基督教如此对性好管闲事,与耶稣无关,倒是和耶稣出生三百年前的斯多亚学派(Stoics)渊源流长。 斯多亚学派又称禁欲学派,对任何肉体的欢愉,包括性欲,抨击有加,这与柏拉图后期的思想类似。

数百年后,自诩为耶稣的追随者好学不学,学了斯多亚派的思想,害苦众生至少整千年,至今遗毐未散。 早期基督教对性非理性的排斥,我可举一二例说明。 比如说,他们以为性只有一种功能,即生育,因此不止婚前的性行为罪大恶极,其实连夫妻间如果不是为了生育而性交,一律罪恶,这包括在月经期间性交。 至于口交肛交与生产无关,一概称为「违反自然」。 这还不止,更够力的还是性交只能有一种姿势,即男上女下,插了几下必须匆匆完事。 因为这不是给你玩爽的,只是为传宗接代,否则亦是罪恶。 至于自慰手淫更不必说了,与生产无关,当然罪恶。 当时种种与性有关的罪恶,十之八九以一个字代替,那就是如今恶名昭彰的Sodomy;手慰、口交、肛交、不论同性异性,还有体外射精、人兽交等,一律是Sodomy。 在当时,甚至连基督教徒与犹太教徒,或基督教徒与回教徒之间的性交也叫Sodomy,也称「违反自然」。 理由简单不过,对于那些头脑简单与自以为义的,基督教至上,凡是异教徒,包括犹太教徒和回教徒,都是未开化的,与兽无异,结果与这些人性交,当然无异与和兽性交! 这种态度够狂了吧?

英文的Sodomy一词之所以具有鸡奸或肛交的意思,并泛指同性恋行为,还是发生在十一世纪以后。

当时基督教会以有系统性的误读把所多玛的故事狭隘地定为上帝对同性恋的谴责,把所多玛人的罪恶定为同性恋。

十三世纪英国的法律把任何与小孩、同性者和犹太教徒性交的人活埋,所有持与教会官法教义与立场有别者,一律定为异端,异端的唯一下场就是上火柱,管你是科学家还是什么家。

由此可见,Sodomy之所以等同于肛交鸡奸,后来泛指同性恋,不外是社会价值观与语言互动的结果,是一种语言意义的整制(Regimentation)和扩大(Extension),反映社会价值观与文字如何被严格控制,说明文字不只是一种沟通媒介,更是一种有效的社会控制工具,为社会掌权者的统治利益与目的而定义,我们尤不应忽视其设计性质(Design Properties),切莫天真以它是「天然形成」。

Sodomy一词的发明,说穿了,不过是一种权力的策略和结果,在政教合一的中世纪,权力以特有的技术创造了这词,一个利用《圣经》故事反对同性恋的词,藉著语言这种符号或形式体系,基督教会模塑了武断的和约定俗成的(Arbitrary and Conventional)的价值观。

我在美国念社会学后又念神学,其中最大的「乐趣」就是研究基督教历史。

说是「乐趣」,因为其中太多笑话,这些笑话我其实是笑不出的,因为现实中有太多自诩基督教徒的人对此无知却又自大,没有从历史汲取教训也罢,还自以为义,重蹈覆辙。

读这些笑话,我只能悲叹人性的顽固与愚昧。所以我常说,同志何必自卑?多读几本书,你就会知道那些反对同性恋的人有多无知多可怜多值得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