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宗教信仰最卑鄙的手段

2016-12-25 16:3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7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转自民報;作者盧俊義,台湾高雄市人。台南神学院毕业。曾在台东关山、嘉义西门、台北东门等长老教会牧师。2013年2月28日退休。现专事带领查经班。

 

1390805519

1950年代,有一群所谓「校园团契」的工作者,为了希望把基督教福音传进校园里,想尽办法招募青年。他们知道当时长老教会青年很活跃,每当放学回家,若不是往教会去参加各种团契活动,就是在学校社团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希望藉着吸收长老教会学生进而认识和带领更多同学进入校园团契。我就是在1963年加入校园团契,并且在学校组成学生团契。但渐渐地,我从一群领导群中听到这样的声音,说:「长老教会青年只会唱歌,不会祈祷,也不会读圣经。」我还曾为此感到相当地自卑,而产生一股想要离开长老教会的念头。

无欲则刚,长老教会的信仰非钱可动摇

1970年,有四位当时就读神学院研究所的学生:林弘宣、陈南州、谢叔阳(南神),和郑信真(北神)等四人联手推出「大专圣经神学研究班」。原因是他们在寒暑假,以及学期中到各教会去实习时,发现很多大专青年对圣经的了解并不正确,因此,他们想要将正确理解圣经的方式带给教会青年,特别是大学生,并希望兴起这些大学生会有研读圣经的风气,以免再被校园团地干部嗤笑说长老教会青年子弟不会读圣经的错误认知。

请注意,他们四位当时都只是神学院研究所二年级的学生而已,就已经有了这种宏图大志了。就这样,在当年7月他们在台湾神学院举办「第一届大专圣经神学研究班」,参加学生只有11名而已。而我在当年是神学院神学系三年级生,就已经开始成为他们「帮手」了。

1976年8月,当时长老教会东部中会教育部长张清庚牧师建议当时已经在玉山神学院教书的陈南州牧师,和在台东关山教会牧会的我,将大专圣经神学研究班的理念带到中学生身上来推动。于是我们在玉山神学院举办「第一届中学生圣经研究营」,有将近七十名中学生参加。我们也从当年的大专圣经神学研究班中征募到几位学员当辅导协助带领小组。

在营会时,其中有一班的辅导跟学生讨论耶稣行神迹的意义时,引起花莲美港长老教会青年大为不满,他们都是参加校园团契的学生,认为我们传递的圣经认知都是「新神学」,甚至是「异端」,为此很生气,回去向他们教会江天顺牧师告状。然后将此事转告给芥菜种会创办人孙雅各牧师娘的女婿唐华南牧师,当时他就在美港教会聚会,而他也没有先了解清楚,就将此事转达给芥菜种会台北总会。于是该会要玉山神学院解聘陈南州牧师,否则就要停止该会当时每年补助玉山神学院学生餐费廿五万元的经费。

为此,玉山神学院感受到相当的压力,于是在当时担任董事长的高阿贤牧师召开董事会,请陈南州牧师解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问他到底是怎样训练辅导的?陈牧师虽然极尽一切详细解释,江天顺牧师夫妇就是听不下,一口咬定他们青年说的才对,我们教的都是错误的。为了要缓和芥菜种会孙雅各牧师娘的疑惑,高阿贤牧师再次召开董事会,也请院方派出圣经学者参会,再次详细听证之后,董事会还是确认陈南州牧师的信仰、神学都没有问题。芥菜种会还是不甘罢休,准备要停掉每年补助原住民学生廿五万元的经费。

张清庚牧师认为自己该负起责任,因为是他促成陈牧师和我办这个圣经营会,而芥菜种会动不了我,原因很简单,我牧养的关山教会不拿芥菜种会任何一分补助款。于是张清庚牧师告诉他哥哥张承宗牧师,他当时在彰化和美教会牧会,也是芥菜种会的督导。张清庚告诉他哥哥说:「请你告诉芥菜种会,长老教会的信仰不是用钱可以动摇改变的!」张清庚牧师越说越生气,他告诉我说:「俊义,若是我们因为拿人的钱,就要听从出钱的人的意思而改变我们原本的信仰认知,这才是真的悲哀!」

我不知道后来张承宗牧师怎样传达他弟弟张清庚牧师的话给芥菜种会,但我知道后来芥菜种会还是照样继续补助原住民学生的伙食费。

以武力金钱迫人就范,是宗教信印的大忌讳

为了「同志婚姻平权」问题,最近传出有南部几个长老教会传道者,向大专工作者施压力,要他们表态是否「反同」?若不加入反同,就要用抵制经费的方式来施压,甚至还有牧师直接就谴责这些大专工作者,认为都是他们教坏了今天的大学生,才会有这么多大专青年出来「挺同」,这些传道者甚至还恫吓这些大专工作者,不会让他们「好过」,也不会再为大专学生中心的事工奉献,或提供募款的机会。

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原本祈祷希望这是误传,没有想到却是真实,让我感到相当的心痛!

因为宗教信仰最大的两种忌讳:

第一就是想要透过武力让对方就范改信。早期西方宣教师在中国传福音时,常常就是因为靠着西方国家的军事武力作背景,难怪蒋梦麟教授会在他所写的「西潮」这本书中,第一页就写着说:「释迦摩尼是骑着白象进入中国,而耶稣是骑着大炮到中国。」

第二个大忌讳,就是想要用钱来屈服别人接受信仰。这使我想起1624年,荷兰东印度公司来占领南台湾,许多传道者跟着军队、商人来到,前后共计派出37位传道者在台湾中南部各地传福音,也设立了教会、学校等。他们当时就是告诉台湾人民只要信耶稣,就可以当公务员,也可以减免税金,很多人因此信耶稣。但是当1661年他们因战败而离开台湾后,这些优惠都没有了,而他们前后38年时间建立起来的基督教信仰也因此全都停顿了下来。直等到1865年才再有英国宣教师马雅各医师用医疗服务的爱,重新在咱台湾这块土地上撒下福音的种籽,基督教信仰才逐渐有今天开花结果。

如果南部长老教会的传道者果真要用奉献来逼使学生工作者屈服,或是迫使大学生听从、乖顺地接受圣经的认知,这种态度才是传道者真正的悲哀,可怜。因为这不但不会有任何帮助,只会让更多教会青年对这种传道者反感,甚至厌恶。不但会让越来越多青年对参与教会事工会冷漠下来,甚至会厌弃这种胸襟狭隘,且用教会财力在要挟认真的大专工作者。

只要想想看,从1970年当时第一届圣经神学研究班创立的11名学生开始,迄今经过了46年时间,如今每年神研班一开放报名就是「秒杀」的热络景况,就可知道今天长老教会青年会有自己想要明白圣经的信息之热情,绝对不是传道者说了算,不会的!传道者要让信徒信服,是必须建构在真确的圣经和神学之认知,以及传道者真的是让人看到他有献身的使命感,而不是争夺发言权、神学院的位阶,或总会等组织的职位,这点是要认识清楚的。

a089fc80-b994-4a43-990b-87d175f06b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