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爸爸,对不起!

2016-12-30 18:05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443 views 我要评论(2条) 字号:

以下是一位“正教会”Orthodox Church基督徒的自述(节选);原文是英文,发布于2015年10月18日。另可参见前文《东正教爸爸 圣公会妈妈》

英文原始作者为Andriy (Partykevich);他经由美国的“乌克兰正教会”( Ukrainian Orthodox Church of the USA)正式祝圣为神父。

memory_eternal

纪念我的父亲,Vyacheslav。

几个月前,我的父亲去世了。这几年来每次当他追问我当初为什么离开自己已经做了二十多年的专职神父工作的时候,我总是拒绝和他谈论这个话题。

我高中毕业后就已下定决心去读神学,为将来成为(东正教)神父做准备。那时父亲持谨慎的态度,担心神父之路会比较艰辛——用他的乌克兰话来形容,是“一片很硬的面包”。不过,我还是带着他的祝福走入了神学院。在我读神学期间,父亲一直以我为傲,尤其是当我假期归来并得以在本地会堂讲道的时候。

我和父亲之间更困难的对话,发生在我表示要成为“守独身”的神父的时候(注:正教会的神父也可以是有妻子的,不过要在正式祝圣为神父前结婚;当然,目前也仅限于异性婚姻)。父亲相信人人都应有爱侣相伴,他非常担心自己儿子单身的日子会不好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尊重我的选择;在其后多年的神职生涯中,我深深感受到父亲对我的爱和对我所选择的人生道路的赞赏。

我从未与父亲交流的是,守独身对我而言确实比较辛苦。他更加不知道,我(当初)怎么也不会娶妻,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了。我并不相信神职生活会改变我的性取向,不过多年来我曾通过祷告、禁食等方法持续地期待神完全挪去我对“伴侣生活”的渴望;我甚至会向神求问,为什么呼召我做神父、却同时不给我“独身的恩赐”?这些苦恼我都没有告诉过父亲,是因为……

在我小时候,父亲有一次专门把我和弟弟们叫来说:如果你们当中将来有谁成了同性恋(“homo”),我会杀了他!父亲并不是一个暴力的人,他都从来没有动手打过我们这些孩子。也许当时有什么事刺激了他,使得他一定要对我们说这样的话。难道他早就在我这个长子的身上发现了什么端倪?我自然绝不相信父亲会真的这样伤害我,但这几十年来我一直害怕父亲发现我是同志,因为我曾确信这意味着我失去他对我的爱和尊重。

然而现实是,我从没给过父亲选择“接受或排斥我这个同性恋爱的儿子”的机会。我后悔让父亲直到去世时都没能了解儿子的全部实情;我后悔没勇气把我的非常棒的丈夫,一个改变了我的生活的人,正式介绍给父亲。为此我现在常受良心的责备,我的余生恐怕一直都会带着这份悔恨。

神的任何一个孩子,都不该去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爱着的。请原谅我,爸爸。

Vichna Pamyat, Tato.

memoryete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