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爱的首要责任是倾听

2017-01-05 19:18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612 views 我要评论(1条) 字号:

英文原始作者为Andriy (Partykevich);他经由美国的“乌克兰正教会”(Ukrainian Orthodox Church of the USA)正式祝圣为神父。另可参见前文《东正教爸爸 圣公会妈妈》、《爸爸,对不起!》。

a20

(现已过世的)来自俄罗斯东正教/正教会的Athanasy,是我多年的“属灵父亲” (spiritual father)。他是个极具怜悯心肠的人。在我成为神父后的20多年时间里,我常会去拜访他。面对我的一些挣扎,他总是“听多于说”;他并不是仅仅为了回应什么而倾听,而是为了理解别人而倾听。我可以向他坦白自己最终决定离开“只能守独身”的神职工作的真实原因,他那时也见过我未来的丈夫,并给予了我们他个人的祝福。

遗憾的是,现在教会内少有倾听、理解性少数群体的(安全)环境。偶尔有做“进一步探讨”的神父,也立刻被噤声。2016年教会会议的一份文件说,教会面向所有人,不论肤色、宗教、性别、种族等;然而这份文件漏掉了“性取向”问题,也丝毫未涉及性少数人群。我的一位读者曾分享说,(信奉正教会的)她的家庭仅因有跨性别成员而被当地神父排斥——嘴上说会为她们祈祷却同时表示绝不欢迎她们来教会,她的神父只想给她们“驱魔”……。倾听需要有一颗开放、真诚的心。教会中很多人急着对同性恋者/跨性别者进行谴责,同时却对“同性恋”、“跨性别”等理解甚少。

也有读者批评我“崇尚”现代科学知识,这位读者自己在讨论时则以所谓“简单的生物学”的名义把同性恋与连环杀人犯、食人族、人兽恋“等同”起来。这岂不恰恰说明了问题所在:不仅不了解相关事实,也缺乏应有的同理心。神可以通过“人类在现代生物学、神经科学、心理学等众多领域的研究”不断向我们展露新的信息;教会在就性少数议题做决定的时候,需要去好好了解相关的“新”知识。

在我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后,教会曾要求我写一份北美早期的乌克兰正教会的“详细”历史。后来我发现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缺乏(相应的)确凿的历史记录文献。历史学家不能凭自己虚构故事来当作历史;对同性恋下结论,也应建立在(尽可能完备的)事实依据之上。

我曾求问神为何任凭我的母亲持续受疾病的折磨,不过当我看到我母亲眼中的爱时,这个问题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我也曾求问神为何要把我造成同志,不过当我看到我丈夫眼中的爱时,这个问题也就不再是问题了。……

85be4dd28d5de29b53949779f13978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