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台湾长老教会“同性婚姻议题牧函”的真相

2017-01-15 13:14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310 views 我要评论(1条) 字号:

转自“上報”;作者 蘇育代 为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教师学院博士/台湾国立东华大学幼教系副教授/台湾好世协会理事长/曾任台湾玉山神学院兼任助理教授。编者(Dr. Xavier)对原文略有添加标注。

20170112123458982110

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总会于今年(2017年)1月5日在花莲玉山神学院召开东部场的「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对同性议题座谈会」,期盼借由此沟通平台,使抱持不同立场的双方能展开良性的对话,然而这期待无疑是落空的。

会议中,有牧者提到,即便婚姻平权议题在教会内部有正反不同的声音,但既然总会已于2014年4月25日第59届总年会通过「同性婚姻议题牧函」,也已正式公告,各地方教会就应遵守牧函「在一男一女婚姻内的性关系才是上帝所喜悦及赐福…,对于处在同性性行为生活模式中的信徒,教会有属灵的权责关顾与牧养,以求在爱中挽回…」所示,作为牧养教会信徒之指引与参考。

至于当时第59届总年会通过牧函的程序争议,支持牧函的牧者甚至当场要求负责「信仰教制与法规委员会」事工的郑英儿牧师针对“纵使程序有争议、然此份牧函是否仍具有效力”来答复。郑牧师答复该份牧函经2014年5月20日总会常置委员会确认议事录,是有效力的。支持牧函的牧者立刻接口,所以这是一份有效力的牧函,各地方教会应当遵守总会的指示。参与草拟牧函的刘世春牧师很得意地说:「当我们把牧函提出来的时候,有些人说牧函作参考啦。但是时至今日,当我们拿出之前牧函的时候,多骄傲啊…,因为我们发同性牧函,起码让我们教会在面对很多事情的时候,看到盼望。」

我无法理解草拟出一份对同性婚姻议题充满无知与偏见的牧函何以令人感到骄傲;许多站在第一线的传道人面对同志会友对牧函质疑的压力,左右为难进退失据;因着牧函,有些同志被迫离开或失望地「走出教会」成为「前基督徒」,耶稣的羊儿被排拒在教会高墙之外四散无依,这景象带给人的不是盼望,而是所有基督徒都应该感到羞愧。

程序的不公义

「同性婚姻议题牧函」受争议之处有以下数点,首先是程序的不公义。2013年底台湾立法院淮备审理修改民法972条,各地方教会对此相当关注,有六个中会分别行文总会,建请总会表达对同性婚姻的立场,因此总会于该年11月19日成立「同性议题关怀小组」。在不到二个月的时间内,「关怀小组」参考「香港牧养约章」草拟出反对同性婚姻的正式牧函,经2014年1月2日决议通过,并送交3月份的总委会诉求公告,但总委会对此份牧函采取保留的态度,认为同性婚姻议题在教会内部意见分歧,需审慎因应不宜贸然发布,暂行搁置,总委会此举却被解释为不尊重「关怀小组」的决议。4月25日第59届总会通常年会最后一天接近散会前,高雄中会与寿山中会突袭式的提出临时动议案,在未清点现场人数的情况下公决通过反对同性婚姻牧函。

这份牧函确实是经议事录确认具有效力的,然而这是一份在程序不公义的情况下被绑架的傀儡牧函。提案者明知同性婚姻议题在教会内部尚未取得共识,却急于策略性地玩弄议事规则强行通过提案,事后得意洋洋地挥舞具有权力至高点的牧函来遂行己意,以此约束各地方教会不可违背总会牧函的立场,这些牧者大声疾呼要地方教会顺服总会的权柄。那么,为何这些人在3月份总委会将牧函搁置时不愿意顺服总委会?不愿意虚心采纳建议带回去研议再修改?顺服岂是有条件合我意的才顺服,不合我意就不择手段施展权谋,指天划地叫别人顺服我,而我却不愿顺服人。「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哥林多前书10:23)。」牧函的确在违背程序正义及强力运作中就这样行了,但这份牧函内容充满对性别教育知识的匮乏与偏见,此立场就外部而言,对教会宣教传扬福音并无益处;就内部来说,也无法造就关怀同志族群的牧者、同工、同志的家人以及同志会友,既无益也无法造就人。

对性别教育知识的匮乏与偏见

从牧函所示的六点原则中可看出草拟者可能缺乏「生理性别(sex)」、「性倾向(sexual orientation)」、「性行为(gendered behavior)」的清楚概念,以至于在文句中处处可见对同志族群(LGBTQ)过时的刻板印象与偏见。

上帝造男造女,这是「生理性别」,主要以个体具备男性或女性的生殖器官来判别,但许多医学文献也告诉我们,有些人同时具有男性及女性的生殖器官,「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诗篇139:13)。」上帝不只造男造女,跨性别及双性人也是上帝所造的。

「性倾向」指的是个体在浪漫情感与性上所受到的吸引,以一种如同光谱般的渐层分布呈现而无清楚的分界。每个人的性倾向位在「只对异性感兴趣」和「只对同性感兴趣」中间的某个位置,因此有可能对异性感兴趣多一点,对同性少一点;或对同性感兴趣多一点,对异性少一点。并非如牧函所示性倾向只有同性或异性的绝对二元划分。

「性行为」发生的诸多原因包括为了繁殖、维系关系、娱乐享受、资源利益;甚至较为负面的为了宣示主权、支配控制、羞侮凌辱等,性行为发生的多样性和性倾向之间无绝对的关连。举例来说,一位异性恋者(或同性恋者)可以为了宣示主权和羞侮凌辱的目的和另一名同性(或异性)发生性行为,该谴责的是这二者同样都是强暴的性行为,而无关乎性倾向,异性恋者不会因以性行为羞辱同性「同性性倾向」就多一点;同性恋者也不会因以性行为羞辱异性「异性性倾向」就多一点。更进一步来说,难道同性恋者不论其目的为何只要和另一名异性发生性行为就比较合神心意,就可将其解释为「回转」或「挽回」了吗?性行为复杂多样的面貌的岂是如同牧函所示如此的单一表浅。

反省、回转、再出发

现今诸多学术研究的发表不断证实同性性倾向的「矫正治疗」是无效且常造成当事人严重的身心伤害;(台湾)卫福部也拟修订「医师法」,最快从今年3月开始「性倾向扭转(回转)治疗」列入不得执行之医疗行为。然而在1月5日东部场的同性议题座谈会上仍有许多人听不进医学、社会学、神学领域专家学者的意见,坚持牧函的立场。在此,我们需要祈求圣灵引领我们,使我们都有反省的心。

圣经的文本是需要被解释的,圣经中所记载的每一个人或每个事件都是以其独一无二的方式与当时的社会文化互动着,我们必须放入由时间与空间构筑的历史情境文化脉络中方能理解其意义,以致于当我们看到现代同志实际的生命经验时,我们比较能够以古寓今鉴往知来作为解释的基础,而不落入断章取义的窠臼。

在这样的反省下,我们是否不要成为耶稣严词批判死守教条主义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承认自己对神诸般奥秘的作为仍未得全知,回转到主的面前,效法道成肉身的耶稣对社会弱势的同志族群充满关怀,「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马太福音25:40)」。

扬弃旧牧函 期待新牧函

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总会所发的「同性婚姻议题牧函」从2014年至今已二年多,以这份无论在通过程序或内容立场皆有争议的牧函作为牧养信徒的指引,绝非值得骄傲的事。在(台湾)民法972已通过一读的今日,我们可预见三读通过指日可待,教会应与社会脉动紧紧相系,与科学新知与时俱进,不管对信徒或非信徒的生命经验同样感同身受,爱人如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翰福音13:35)」。

因此,呼吁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总会秉持改革宗教会的精神,检讨与反省,重新思考再发新牧函的可能,使我们在新牧函的牧养指引下能与喜乐的人同乐,与哀哭的人同哭,成为荣耀主的见证。

 

另见:长老教会青年阵线 ─ 2016台北同志游行声明稿长老教会陈南州牧师论同性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