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我只是信徒 – Timothy

2017-03-04 23:51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25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作者Sunny Leung;转自“信仰百川”:《我是异类基督徒》系列。

教会内流传一谣言,说教会传道牧者的儿女,都会比其他孩子较为反叛,而原来除了反叛外,传道牧者的儿女还可以是同性恋者,Timothy就是一例。

Timothy于基督教家庭长大,从小回宣道会聚会,亦即典型将整个星期日奉献给堂会的朋友,所以他笑言小时候从没有机会收看《城市论坛》。在他小学阶段,他父亲被神呼召成为传道人,便更加理所当然地返堂会,但其实小时候的他并不知道信耶稣是什么一回事,到了中学有稳定的团契生活,与兄姊相处多了,头脑思考多了,才开始对信仰有认真了解。

Timothy形容自己的中学是一所「飞仔学校」,遇上自己的叛逆期,便开始思想堂会的制度其实是什么一回事,觉得家庭信仰成了框架来限制自己,便萌生想接触堂会以外的世界的念头,他亦在那时候学坏。但当他上了高中,开始觉得他那时追求的自由反成了对自己的束缚,他表示当时的自己如一个有毒瘾的人却没有选择拒绝吸毒的自由,所以便再次回转返堂会生活,更成为团契职员。

性取向的发现与被强制出柜

Timothy是在中三、四期间肯定自己是同性恋者,因为他发现自己在看色情影片时只会专注于男性演员,而且普遍对身边男性友人有好感。初期他感到很大挣扎,因在信仰热血时期曾经历上帝很深,但同时觉得他的性取向是上帝所造,觉得祂好像在玩弄自己。及至中五、六时,在机缘巧合下他被家人发现自己是同性恋者,慢慢便与身为牧师的父亲关系变差,在一次家庭大会中,父亲的一句言论,让他大受伤害:「(对同性恋)我明白,我理解,但我永远不会接受,我亦不知以后再如何去爱你。」

之后有段时间,Timothy形容自己沉沦在罪恶当中,在找到现在的男朋友前,他曾试过有一年半时间在「寻觅性伴侣」与「觉得自己罪恶感大」中来回挣扎,他就在“One night stand”的恶性循环中不断打转。这段时间过后,他有一次因为失恋很伤心,而选择与可信任的团契职员朋友分享,但他们竟以「不懂处理」为由而告诉导师。导师便迅速地停止他所有的事奉,并且受到不少传道、牧者的「辅导」与「关心」。同时因为升上大专的缘故,Timothy便有合理原因少参与聚会,现在毕业后已没再回去。

离开之后,又如何?

现在的Timothy形容自己只是信徒。他所定义的信徒,只是头脑上相信有上帝存在的人;而基督徒则更加圣洁,只活在一个上帝的世界里,所以他因为以前对信仰的真实经历而仍然相信上帝的存在。当问及若现在的他能够受洗会否再考虑,他始终选择不会受洗,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配有这祝福。而且在他而言,受洗只是一个宗教仪式,实际意义其实不大。

他亦不会再考虑回堂会,除了认为自己不配,他觉得堂会生活某程度是一种对信徒的捆绑,返堂会与否并不代表什么,堂会只是一个有严密规矩,有相同信仰的群体聚集的「社区会堂」,他并不喜欢这种社区会堂式的交流,若信徒相信上帝是无处不在的,而我们每个人也能与上帝独自交流,其实并不一定要在堂会才能交流。而且生命的被建立与成长,亦不需要在堂会或一定要与基督徒做朋友才能做到,其实在日常生活的经历中已经有学习和成长。

现在的他亦不会再去判断自己的决定是对或错,因他深信最后自有上帝的审判。

Timothy现在仍有与当年团契相熟的兄姊联络,由一开始他们感到惊讶不懂得处理,到现在他们大部分已接受到Timothy以同性恋者的身份成为他们的朋友。他很高兴自己仍有一群贴地的基督徒朋友,更加感受到他们会出自真心去祝福自己现有的生活。

对亲爱的人,我想说的是…

提到他的父母,其实他觉得自己的母亲对同性恋没太明显立场,只是受父亲影响才这样,他形容母亲是一个拥有少女性格的妈妈,心里觉得只要自己儿子开心就什么都不太重要了。在过去一次的农历新年间,他告诉母亲自己不回家吃饭,会去男朋友家里吃饭,而虽然母亲口里多次纠正他的「男朋友」只是「朋友」,但最后仍然为他准备礼物,让他能够带礼物到男朋友家以免失礼,他因此感受到母亲其实很爱他。

说到他的父亲,Timothy某程度会体谅父亲,因为他觉得父亲身为大堂会的牧师,离地﹑严格﹑chur己chur人是正常的,但他担心父亲会很大压力,因为他拿着一套只有耶稣做到的神圣标准来规范自己和别人,伤害他人亦伤害自己。他形容父亲是一个不好的见证,若父亲继续在高地上审判自己和他人,只会带来更大伤害,所以他某程度其实是在可怜父亲。

而Timothy与现在的男朋友在一起一年半,起初是在Line group认识,第一次见到对方便有一见钟情的感觉「正啊呢個呀叔」,其后才发现自己与对方的年龄相差近二十年,而且彼此亦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加上对方是佛教徒,可是差异并没有阻碍他们在一起,然而爱却把他们连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