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我,雷懿枫,是个法利赛人

2017-03-26 22:25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304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编者注:节选自《七位台美基督徒论述他们如何和解信仰与支持LGBTQ人权及同婚》,略有删改。)

我们是一群对台湾有着特别情感的进步派基督徒,来自各种不同的背景:主流教会与福音派、神职人员与平信徒、同性恋者与非同性恋者。我们中间有些人出生于基督教家庭,有些则后来才成为基督徒。藉由我们的故事,我们希望能说服您 – 我们的基督徒友人、家人、同侪们,为同志争取人权并不背叛您的信仰,反是基督徒爱邻舍、行善、追求公义与抗击压迫的见证。

我们之所以进步,并不是因为丧失了自己的信仰,或者比保守派同侪轻忽自己的信仰。反之,我们当中许多人自定为进步派,正因亲身经历过检视、并再深思而重建自己信仰。我们反省因公共及个人误解而导致自己与否定不同者尊严之体制同谋,并认为必须承担这罪的责任。在台湾,LGBTQ人士仍被排除在他人视为理所当然的各体制保障之外,无论是在社交上或法律上都没有被承认为家庭中的成员。我们希望你们能与我们同心抗衡这些体制,并且重申耶稣基督的爱乃是一股追求良善的力量。

以下是我们的故事。(编者注:原文共有七封公开信,这里只选附了一封。)


雷懿楓 (Rachel Lei)
我,雷懿枫,是个法利赛人
写给:耶稣的门徒

我的故事:
我爱读经,我喜爱自己一人或和其他人一起研究圣经。我觉得圣经真引人入胜,而且在生活上很实用;我习在圣经中寻求安慰、指导和智慧。

经过数月与基督徒长辈以及亲友祷告和考量,我追随我认为明确的感动参与事工。我对于全职服事必面临的困难有所准备;我没有心理准备的,是诸多来自陌生人和教会会友的批评,质疑我怎么可能被呼召来教导圣经。

他们的理由如下:
1) 圣经很明确不允许女性担任教导的工作 (提摩太前书 2:12);
a) 的确,保罗在经文别处有认定女性信仰领袖,但在提摩太前书第2章的文义很明确,因此:
b) 宁愿过于谨慎也不要去冒险犯错
2) 所以,上帝不可能呼召你一个女人来教导圣经;
3) 你呢,说得好听是误解了;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明知故犯;
4) 这不是针对你个人,这是圣经说的。

我很错愕。这些爱读经的基督徒从来没有问我为何感受到呼召,他们不瞭解我,更不知道我怎样读经、如何明瞭上帝对我的呼召。

之后我认识到,法利赛人也爱读经。他们之所以反对耶稣,是基于他们对圣经的高度崇敬。我们基督徒喜欢责难法利赛人。他们心硬、自以为义、他们对上帝透过耶稣所做的事工视而不见,实在让我们深感不可思议。我们读到耶稣对他们的斥责时,还蛮高兴的 – 很明显,神的灵并没与他们同在。

只是简单如此吗?确实,我们会说「他们完全误解了上帝的诫命」,但这只是后见之明。当时那些法利赛人不认为自己错了,他们认为是耶稣误解了上帝的诫命。

我曾经诚心相信同性恋是罪,也曾反对同性婚姻。2007年时,我还对诉诸经验以便认同LGBTQ的基督徒嗤之以鼻。这不是针对个人,我只是尊崇圣经,而且我有神学院的文凭来支撑我的看法。

「你们是离弃神的诫命,…摩西说:当孝敬父母;又说:咒骂父母的,必治死他。你们倒说:人若对父母说:我所当奉给你的,已经作了各耳板(各耳板就是供献的意思),以后你们就不容他再奉养父母。这就是你们承接遗传,废了神的道。你们还做许多这样的事」(马可福音7:8-13)。

喔!上帝啊!我真是个法利赛人。不管LGBTQ或认同LGBTQ的基督徒想要诉说什么,我都打心里不想听他们的经历,以为这才是尽力尊荣圣经、诚心向上帝摆上;以致于实际上,我把耶稣明确的优先考虑有血有肉的人之需的教导不当一回事 – 「…[律法]是为人设的,人不是为[律法]设的」(马可福音 2:23-27, 3:1-5, 5:25-34, 约翰福音 5:1-18, 等等),更别说「爱邻如己」了。比起别人是如何待我的,我早该懂得去更好地对待别人。

直到最近,我才开始有LGBTQ朋友。应该说,之前我都不知道身边有基督徒LGBTQ友人,因为和我在一起他们没有安全感,所以我一直没听到他们的故事,他们是怎样经历生命、教会、圣经、上帝的。

或许很多台湾的基督徒会把我认同LGBTQ归因于我在美国生活25年的经验,并且认为我是吸纳了自由派西方性观念。其实,反过头来才比较接近真实。我们之所以重视这议题,正因喂养我们的美国福音派基督教会结了法利赛人的果实-每五个白人福音派基督徒中,就有四个投票给川普。

「非人性化(Dehumanization)是只按着[公共政策]的脉络谈论[少数人士],而没有把他们当作有家人、事业和梦想的人…。非人性化让我们在别人话都还没说出口时就去论断对方。」我们跟随耶稣的人必须把这话放在心上。

因为最终而言,我要谈的重点不是怎样诠释圣经– 那让我们停留在知识性的争议里,重点在于,只从家庭观与罪的角度来谈LGBTQ议题是非人性化的。我们必须问自己的问题是:我们对自己正确理解圣经的确信,是否到了不惜牺牲实实在在的人和耶稣的圣名也要坚持的地步?我们的「顺服圣经」,是否在让我们逃避更难的功课, 那就是去好好地爱这些有血有肉的兄弟姐妹?

我,雷懿枫,是个法利赛人。愿耶稣不会对我说:「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行了。这更重的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你们这瞎眼领路的,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马太福音 23: 23-24)。现在还为时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