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最好的生日礼物]俄罗斯同志基督徒公开出柜

2017-04-16 01:43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63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2017年3月29日,在自己23岁生日之际,目前在美国学习、来自俄罗斯的小提琴手Artem Kolesov通过Youtube公开出柜,并表示以此作为给自己的一个、有生以来最好的生日礼物。通过这个视频,他分享了自己的故事(节选):

“我”是一个基督徒家庭中的第四个孩子。在俄国小镇(Maloyaroslavetz)一个约有两千会众的“五旬节教派”基督教会里,我的爸爸是一名执事,我的妈妈是负责青少年的牧师。自幼我就坐在教堂第一排赞美上帝。我5岁时发现自己喜欢的是男生,而父母及周遭都把同性恋当成“极大的罪”;甚至有家族成员在谈论时说,若谁是同性恋,家庭内部成员就应亲手把他杀了。我其实没有想到自己能活到23岁。

我是圣彼得堡地区教会联署反对“同志自豪游行”的基督徒之一,那年我12岁。我知道这样做是错误的,但若不参加联署,我怕人们会对我有所怀疑。在周日敬拜拉小提琴时,我看着周围的笑脸却感到心痛——我知道只需“同性恋”这一个词,他们就会忘记我所做一切良善的事,瞬间我就会从理想的基督徒变为他们眼中的怪物。

16岁时,我得到全额奖学金来到加拿大一所大学学习小提琴。在加拿大,我才第一次发现公开过着完整(同性恋爱)生活的同志;我却因“上帝憎恨同性恋”的(错误)教导而倍受煎熬,并陷入深度抑郁。“主啊,为什么你就不能‘治愈我的同性恋’?”我每晚流着泪祷告。我的家人还不相信有抑郁症这回事,以为只是我“太闲”了。我于是把自己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而这样的做法,使我的身体越发虚弱。那时,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就曾超过5次地尝试自杀。……

在我7岁时,在多次求主从我身体里“挪去同性恋”而未果的情况下,我祈求上帝让我在妈妈发现我是同性恋之前死去。而现在,神也算满足了我的愿望——那个憎恨自己同志身份的我“死”了;而就在约一个月前,我向妈妈出了柜。(受冷战的影响,在俄国同性恋被说成是所谓的“西方病”;妈妈说如果我没去美国,我就不会“变成”同性恋了。)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是诅咒;如今看来,这是我所收获的最大祝福。社会试图否认我们的存在,我们自己也曾对相关问题故意“闭眼”;我们现在站出来“大声呼喊”,就是要其他还在恐惧中的同志/LGBT人群知道,他们并不是“错误”,他们并不孤单。

同志和其他人一样值得被爱和被接受。我要公开宣告自己是同性恋,直到不再有同志因被自己家人摒弃而自杀,直到同志情侣不再仅仅因担心遭遇(暴力)反同者而不敢公开地彼此牵手。

(限于篇幅;想了解Artem Kolesov更完整的故事的话,不妨参看相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