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从反对异族通婚到反对同性婚姻

2017-04-25 21:2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96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作者:欧阳文风;编者Dr. Xavier注:转自“上報”;略有删改。

保守基督徒反同婚,全球皆知,举世皆然;不同的是,在基督徒占大多数的国家,这些基督徒光明正大厚颜无耻纯粹诉诸宗教反同、反同婚,但在基督徒占少数的社会,如台湾,这些基督徒就不好意思如此光明正大。

虽然他们明明就是因为宗教反同,但由于基督徒在台湾是少数,因此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自己是基督徒,不敢让人知道自己是因为宗教反同,结果就以「家长」、「妈妈」、「公民」来掩饰自己的基督徒身份,再利用以讹传讹的伪科学、双重标标准式的无赖样反同婚,在公开场合只字不提基督教,甚至不惜与被他们骂「不信耶稣下地狱」的异教徒站在一起反同,希望因此冲淡他们是以基督信仰反同婚的印象。但毕竟纸包不住火,隐藏的事是没有不显露出来的,很多人都知道反同最卖力的就是基督徒。

虽然在台湾反同婚的不只是这些保守基督徒,但除了保守基督徒,还有谁可能反得如此兴致勃勃、如此不惜烧钱(数以百万计)地在媒体大打广告反同婚?不少人因此就问,为什么这些基督徒对同性恋那么感冒,为什么善良的基督徒如此激烈地反同反同婚?

如果我们对基督教会的历史有所了解,如果我们对保守基督徒「反」的文化历史有所认识,我们就不难发现,这些保守基督徒从过去到现在,「反」的东西从来不会太少,比方说以前有一些基督徒甚至反对看电视反对看电影,反对女人讲道反对女人做牧师,以前(其实现在恐怕还有)也有很多基督徒反自慰反手淫,以为大罪大恶,过去一些基督教会反敲锣打鼓,敬拜只能用纲琴,不一而足。今人以为不可思议,但这些人当时可是正义凛然地反。

反异族通婚和反同婚说辞一样

至于婚姻方面,先不论这些保守基督徒反同婚,美国过去的保守基督徒,甚至还反异族通婚,而且有趣的是,他们反对的说辞几乎与今日反同婚的基督徒一模一样!但今日有许多基督徒,尤其是反同基督徒,完全无知或漠视这段历史,结果不能从中汲取教训,却重蹈覆辙,用同一逻辑同一说辞同一力道来反同!本文就是要探讨保守基督徒过去反异族通婚的历史与说辞,从中思考过去这些基督徒与今日反同基督徒神似之处;以史为鉴, 就能反映今日反同基督徒的反同婚立场是多么地无理与荒谬。

反同基督徒常引用创世记的故事反同反同婚,指神创造一男一女,说明唯有异性恋才正确,而婚姻因此必须是一男一女的事; 然后问,如果同性恋是对的,为何神不造两个男或两个女?所以,这证明同性恋是“错”的!

这个论点的荒唐之处就是,如果反同基督徒的反同逻辑是正确的,那乱伦也是正确的,因为神只造一男一女,这一男一女的孙子孙女从哪里来?如果乱伦错误,为何神不造二男二女? 还是他们想说神开始时搞错了,后来才知道乱伦不对,所以禁止乱伦?由此可见,这创世的故事是信仰的故事,不是人类性伦理的蓝图。无独有偶,过去反异族通婚的基督徒同样也用创世纪的故事来合理化自己反异族通婚的立场。

拿巴别塔合理化种族主义

当年反异族通婚的基督徒举创世记11章的巴别塔的故事来合理化其种族主义,根据这故事: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做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 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做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做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 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 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注:就是「变乱」的意思)【创世记11:1-9】

当时有不少基督徒就说这故事说明了不同种族的由来,分裂人类是神对人的惩罚,因此神反对不同种族的人结合 。

1947年洛杉矶的律师Charles Stanley 在一场辩论中指出,亚伯拉罕在创世纪要儿子宣誓不聚迦南女子为妻,尼希米书咒诅与非希伯来女人结婚的希伯来人,在在说明神反对异族通婚。他又说白人与黑人结婚后会制造很多问题,影响他们孩子的生活,为了下一代的幸福,必须反异族通婚!

这种所谓「为下一代幸福」的说辞,如今在台湾的反同基督徒论述中岂不特别流行?

在1873年,Harper’s Weekly 发表了一篇文章反对异族通婚,作者指神创造不同的种族,不只他们在样子外表上不一样,甚至连天性与素质也不一样,因此混合种族不是神的旨意,大自然界也谴责这种结合!

反同基督徒说不累的话

这种神学思想,不只用来合理化禁止异族通婚,同时也用来合理化美国的种族隔离政策,对这些基督徒来说,种族隔离政策不是种族主义,也不是歧视,因为种族之间本来就不一样,这是神创造的旨意。

在美国1877年Green v. Alabama 一案中,法官在其判词中说神创造不同的种族,同时也创造了自然与神圣的法来禁止异族通婚,如果种族混合不是问题,为什么神要创造不同的种族?因此,种族混合明显有违神旨与违反自然!这种违反神旨与自然的说法岂不也是反同基督徒说不累的话?

1965年,在美国一宗有关异族通婚的案件,判决异族通婚非法的法官Bazile 的判词中同样也是引用以上观点,他如此写道:“Almighty God created the races white,black,yellow,malay and red,and he placed them on separate continents. And,but for the interference with his arrangement,there would be no cause for such marriage. The fact that he separated the races shows that he did not intend for the races to mix.万能的上帝创造了白种人、黑种人、黄种人、马来人及北美印第安人,也将他们安置在不同的大陆,藉由这样的介入与安排,就无需担心异族通婚。上帝分开各个种族这个事实,显示出祂本就无意使种族融合。”Bazile 法官是天主教徒。

但,不是所有反异族通婚的基督徒都是一样野蛮的,就如不是所有反同基督徒都是同一个样,可是这也只不过是野蛮的程度不同,同样是无理的。 1900年,强调白人至上的美国基督教牧师Charles Carroll 写了一本小册子,题为《黑人是野兽》 (The Negro is a Beast),一谈题目就知道是要命的种族主义,浸信会的一名牧师W.S. Armistead 写了一本524页厚的巨著反驳,书名是《黑人是人》(The Negro is a Man),抨击Carroll 牧师的种族主义,提醒Carroll 亚当和夏娃,包括耶稣都不是白人! Carroll牧师以为黑人是野兽与人的结合后的产物,Armistead 牧师指责这种毫无事实根据的论点荒唐。

不过,我们不要以为Armistead 因此就支持异族通婚或以为他非常开明!他虽然认为我们不应如此歧视黑人,把他们不当作是人,或以为是半人半兽的混合体,但他表示这不等于他支持或鼓励异族通婚。时下有不少基督徒不也是一样,表面看起来开放,说我们不应歧视同性恋者,同性恋者也是我们的弟兄姐妹,但他们往往也会再加一句「这不表示我鼓励同性恋或认为同性恋没问题」?明显的,时下这类的基督徒和当年的Armistead 牧师类似,都不是真正开放,均没有平等精神,只是比极端主义者略胜一点而已,但到底还是无理!

Armistead 牧师后来也说他反对把黑人视为野兽,但不表示他支持白人与黑人结婚,他同样说异族通婚不是神的旨意,他甚至说异族通婚是否定神创造的智慧,因为一开始神就在各大陆创造不同的种族,异族通婚会令白人的宗教与道德沦丧!

好个「道德沦丧」

好个「道德沦丧」! 这岂非反同基督徒反同婚念兹在兹的说辞?

Armistead 牧师虽然比Carroll 牧师开放,但到底还是种族主义者,只是程度不同,因为在书中Armistead 最后对黑人说「你们不要对白人女人虎视眈眈,否则你们是自堀坟墓」!为什么他只针对黑人? 为什么他不对白人说不要对黑人虎视眈眈?这根本就是双重标准的种族主义!

1907年,美国阿肯色州的圣公会主教William M. Brown说圣经表示我们必须爱所有的人,教会必须接受所有的人,但话锋一转,他又说 「神亲自划了种族界限,如果我们违反了神的旨意,就是不敬虔,就是不顺服」!他到底还是反对异族通婚,他接着说异族通婚违反自然,不遵守这一点,就是排斥基督教根本教义(fundamental doctrine of Christianity),拒绝耶稣的神性(the Divinity of Christ),因为神是大自然的作者,如果耶稣是神,耶稣不会违反大自然,因此以为异族通婚没问题的人,就是违反大自然,并且不信耶稣是神!他说,神本来可以只创造一种人的,但神没有如此做,反而创造了不同的种族,这就说明神的旨意就是要种族保持界线,不要混杂,否则神为何不只是创造一个种族?!

不要以为只要是知识份子、只要是专业人士,就不可能是保守迷信的宗教信徒,宗教的力量是超过我们可以想象的,他可以使非常聪明的人变蠢!所以不要奇怪有大学教授激烈反同婚,他们当中十之八九是基督徒!论到这一点,就不能不提在1899年,在国会一特别委员面前做证反对把菲律宾列为美国其中一个领土的基督徒,他是国际知名法律学者John Warwick Daniel 。他其实不是基于反对殖民主义的人权精神反对这事,而是基于种族主义,并以基督宗教为其背书!

John Warwick Daniel 说,让菲律宾成为美国领土,这会使到许多菲律宾人进入美国,令美国出现太多亚裔,这是不得了的事!他反对教育可以改善种族, 他认为神创造不同的种族,每个种族都不一样,都有其功能与使命,我们不可能改善种族的素质,他甚至引用圣经耶利米书13:23 来合理化他的主张,说我们可以改变豹的斑点,但不能改变其特性!但有趣的是,他错误引用经文,因为该经文是说「古实人岂能改变皮肤呢?豹岂能改变斑点呢 ?」而非他所指的「我们可能改变豹的斑点」!他的立场很明显的,就是这一切都是神的设计,不由人所改变!

以为自己是替天行道

这是以圣经合理化种族主义的又一例子,但遗憾的是,对保守基督徒和迷信的基督徒而言,他们完全不认为这是歧视,对他们来说,只要是所谓“神的旨意”,就一定正确,只要是能在圣经里找到一句支持的经文,就不是歧视,就不是问题!明乎此,你会奇怪为何伊斯兰教恐怖份子会杀人如麻却完全不以为自己有问题,甚至还以为是替天行道?他们和保守的基督徒一样,以为只要有宗教经典支持,就是真理!这种思想不知在我们的世界,从古至今,制造了多少悲剧!今人怎么可能不察,基督徒怎么可能还不以史为鉴,还以为圣经可以用来合理化一切 ?

1948 年,密西西比州的长老会牧师 J. David Simpson 大力支持种族隔离政策,他表示,没有了种族隔离政策,最后肯定发生异族通婚!他用创世纪11章的巴别塔故事和使徒行传17:26 来合理化他的立场,使徒行传17:26记载说「从一本(有古卷作血脉)造出万族的人,住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所以,种族隔离政策是有圣经根据的,不同种族不能杂交不能通婚是神的旨意,Simpson 牧师认为如果允许异族通婚,就是完全违反圣经的教导 !

1954年10月,密西西比州的Belhaven College 校长G.T. Gillespie 牧师在长老教会的会议上同样强调种族隔离政策是神的旨意,是圣经的教导,种族隔离政策有助于防止异族通婚。不要忘了,美国最高法院在当年的5月 Brown v. Board of Edication 一案中已判决学校的种族隔政策违宪,但看来保守迷信的基督徒是铁了心反对种族混合,就如今日台湾反同基督徒不管世界已超过20个国家承认同性婚姻,他们还是铁了心反同反同婚一样!

两年后,在1956年,美国浸信会牧师Kenneth Kinney 同样强调反对异族通婚有理,甚至更进一步,他具体点名这三大种族-欧洲白人(Japhetic),非洲黑人(African),和东方人(Oriental),不能混杂结婚;他强调我们一定要遵行神的旨意;废除学校和教会的种族隔离政策,只会使到异族通婚成为事实,而导致世界末日!

这与同婚是世界末日的徵兆,说明耶稣就会很快再来的反同宣传,何等相似!

法官的「仁慈」

1958年6月,18岁的 Mildred Delores Jeter 和她24岁的爱人 Richard Perry Loving 在华盛顿注册结婚。Mildred Jeter是黑人与印地安人的混血,Richard Loving 是白人。之后,一对新人回返他们在维吉尼亚的家乡。在7月,他们被捕入狱,因为违反了该州不准异族通婚的法律,罪名成立之后,法官当时「仁慈」地给了他们两个选择:双双入狱一年,或者二人离开维吉尼亚州,25年来不能回来!

他们选择离开。

1963年,Mildred 得知美国国会正在讨论民权法,她决定为自己伸张正义,挑战维吉尼亚州禁止异族通婚的法律。1965年1月,Bazile 法官判决维吉尼亚法有理,这位天主教徒如今恶名昭彰的判词上文已述;之后她的律师把这案子改名为Loving v. the Commenwealth of Virginia,呈上最高法院。1967年6月12 日,最高法院判决禁止异族通婚违宪!异族通婚因此在美国从此全面合法。

为什么一个强调民主自由的国家,竟然迟至1967年才在全国将异族通婚合法化?世上有哪一个国家如此闭塞,曾经以为异族通婚犯法?这,就是宗教的力量!美国是全球拥有最多基督徒人口的国家(这在10年后应会被中国超越!),而其中至少四分之一是保守的基要派,在50年前保守派的数目更多!这亦是为什么美国在全球约有20个国家承认同性婚姻以后,婚姻平权才终于在2015年于全美成为事实!

这也是为什么全球至少有六十个国家拥有女性总统总理或首相,但美国不是这六十几个国家的其中一个!不要小觑宗教保守主义的力量,更不要小看其祸害!所以不要奇怪台湾的某位反同牧师一面可以非常有礼貌的称尤美女为尤立委,感谢她收下陈情书(所谓的“陈请书”也不过是三张标语而已),转个身嘲讽她为“尤丑女”,一时说自己很爱同志,但又可以口无遮拦地污蔑同志、丑化同志,这种虚伪与人格分裂,就是宗教所展示的力量,令他们完全看不见自己的问题,不以为歧视是歧视,还以为是神的旨意!过去反异族通婚的基督徒,和今日反同婚的基督徒,其说辞和心态,根本就是同一个样。

搬出「下一代」

不要以为今天所有的美国基督徒都支持异族通婚,2009年,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名地方法官拒绝颁发结婚证书给一对黑人与白人伴侣,他说自己没有歧视他们,也没有禁止他们结婚,他甚至说他可以推荐另一名法官为他们的结婚证书签名,但他就是不签,因为他不认为异族通婚是正确的。这件事在美国闹得很大,毕竟这是21世纪了!最后他在社会压力下辞职,不过他坚持这不是歧视、他没有错。他说,这是为了他们孩子的幸福,为了下一代的幸福!因为黑白混血儿在美国社会是会被人歧视的!但,这是社会里种族主义的问题,还是异族通婚者的问题?这也太胡扯了吧。「下一代的幸福」原来是那么好用的“合理化歧视”的口号,那些不愿反省、不想讲道理的,就把「下一代」搬出来 !

总的一句,50年后的今日,恐怕很多美国人,甚至包括保守基督徒,已经不记得他们过去是如何疯狂地使用圣经反对异族通婚!

我始终相信,只要我们坚持理想,只要我们勇敢挑战偏见与歧视,有一天,所有相爱的人都会在一起,都会得到世人的祝福!总有一天,同性婚姻会与异族通婚一样,普遍地、合理地、自然地令世人(包括基督徒)所接受,难以置信曾经有人如此疯狂地诉诸宗教利用圣经反对!

只要我们努力,有一天,愚昧会消失;只要我们坚持,有一天,爱会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