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在台湾神学院公开出柜

2017-05-17 17:41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373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转自(台湾)同光同志长老教会 陳小恩 的Facebook(脸书),略有删改。

【引子】
陈小恩于2017年:昨天,一位在同光教会聚会二十多年的弟兄,第一次公开出柜,而且竟然是在台湾神学院有外宾来演讲的场合上。看得我热泪盈眶。(他说可以分享,当然立马复制贴上转出来)

有朋友转的时候说,今天正好是517国际不再恐同日,分享这篇深具意义呢!


【正文】
“凡事都互相效力, 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今天下午我第一次在大厅广众下出柜, 结果胃绞痛了三个小时…

日前从曾(宗盛)牧师的FB得知台湾神学院邀请到了一位美国非裔的神学院长来台演讲, 我选择了今天下午的场次 “从非裔美国人的挣扎来读圣经”.

上次来到阳明山的这里已经是20年前的事了, 当时是同光教会的前身约拿单团契借台湾神学院的场所在这里办了一场退修会.

Dr. Blount的演讲整整两个小时, 这两个小时的内容密度极高, 其中也包含了许多神学专有的论述, 我不知道如何完整的转述这场精彩的解说, 但让我试着节录:

美国黑奴史大约有两百年的时间, 早期黑奴不识字,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只能凭借着口述记忆去传承上帝的话语, 其中也穿插着黑人种族的懿事, 如果当时的黑奴是借由白人(主人)的角度与诠释去认识上帝的话, 那一定是上帝要黑人乖乖的当白人的奴隶, 因为当时白人对于圣经的解读的确是那样的. 于是黑人必须用自己的角度去诠释圣经, 好让圣经里面的话语成为他们的力量与帮助, 接下来黑人的平权意识抬头, 但他们却想要保有自己固有的非洲文化, 有一段时间, 黑裔族群甚至用术士(招唤术)(Conjuring)来融入他们基督信仰的一部分(但这点后来牧师的解释是一种族群的集体意识, 是一种比喻). 黑人必须拿回自己对信仰的诠释权, 才能够在这个基础上去创造出符合他们的神学, 因为圣经里面所说到上帝所行的奇迹并非现代人应该关注的焦点, 而是去探讨这个神迹背后的意义对我们的启发是什么. 最后牧师也说到当白人当政时, 他们主张政教分离, 但黑人宗教领袖却必须积极的介入政治领域, 这样才能扭转社会的局势与偏见, 才能促使位于边陲地带的弱势人们与中心地带的掌权人们开始跨界(border crossing), 进入对话、互相包容(宽容)与平权的领域.

演讲结束后有一小段QA, 突然我心中有一股力量要叫我一定要站起来见证我今天所听见的与我在这20年来所经历的一切. 于是我起身向Dr. Blount介绍我自己所属的同光“长老”教会, 是一间同志族群的教会, 跟现在的台湾“长老”教会是不同体系的. 我们同志团体当今的处境其实跟您刚刚说到两百年来的黑裔族群的困境是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如果我将您刚刚演讲中的主词“黑奴”, “黑人”, “非裔美国人”换成“Gay”, “Lesbian”, “Transgender”, “Bisexual”, 这些故事就好像是专门说给我听的一样. 所以您的演讲深深感动着我, 也帮助着我.

我希望这个邀请您来演讲的神学院, 有一天也能够让公开出柜的同志来这里成为神学生, 我希望不久的将来反对婚姻平权的这个台湾长老教会也能够反过来支持婚姻平权, 而婚姻平权这件事就正在我们(台湾)的法庭热议中, 我也希望有一天长老教会的一些地方教会不会再要他们的同志会友去参与扭转治疗(Conversion Therapy).

然后我转身对所有会众(当中不乏牧师)与学生用中文说, 我们同光长老教会在20年前曾经来这里举办过退修会, 今天我再次回到这里, 也算是我人生第一次公开出柜, 今天牧师说的并非在遥远的美国或你不熟悉的黑人族群, 而是发生在你我的周遭, 在台北到高雄到台东花莲, 这些事情正发生在同志族群身上, 他们就在你的周遭. 然而我们就像当年的黑奴, 必须用自己的角度去诠释上帝的话语, 不然就会像白人主人说的, 圣经说白人理当奴役黑人一样. 我在15岁就开始服事上帝, 至今30余年, 从我司琴到打鼓, 甚至现在正在学习吉他, 为的是可以继续在不同的岗位上服事主, 我也曾经带过查经, 也领诗, 也带人信主. 我所信仰的上帝跟你们是同一位的. 我希望你们可以多给予我们同志一点点的包容与宽待, 我们其实没有很大的差别, 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在同一个屋檐下一同敬拜上帝.

我坐下后, 牧师又对我说了一些话, 但当时我已经胃痛到整个人快崩溃了(因为我对于出柜这件事很紧张), 我其实已经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 我只看到他似乎像上帝(或耶稣)的脸默默地在对我微笑并鼓励我要坚持下去….

会后有牧师来跟我握手并且鼓励我, 也有一位年纪似乎很轻的同学特别前来跟我握我, 我要他加油. 我也看到一位长者牧师, 他说他是陈南州牧师, 我说我知道, 谢谢你一直支持我们.

就像潘霍华神学家说的, 我们(社会)并不需要天才, 而需要平凡却是公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