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也门穆斯林家庭中一位孤独的同志基督徒

2017-06-05 22:2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71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2017年2月28日,美国媒体“Narratively”发布了也门国内穆斯林家庭中一位(男)同志基督徒的故事。出于保护的目的,文中以Ahmed Nader的化名来称呼这位生活在也门南部首府Aden市的受访者。

Nader自小就对周围的伊斯兰敬拜仪式反感,而被基督信仰吸引;他会专门画耶稣和玛丽亚的画像,挂到家里墙上。那是Aden这个港口城市还“相当”开放、包容的年代;Nader的父母也是相对开明的“自由派”穆斯林。Nader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基督徒,这在他家庭以及他周围的人中并不是什么秘密。在他13岁时,还曾在当地(伊斯兰)律法老师的课堂上公开解释基督信仰中“十字架”的意义——这也成了他因自己的信仰而遭受论断、迫害的开始。

随着穆斯林“极端势力”的侵入,也门相关地区转向“极端保守”,基督徒/基督信仰的空间也渐被扼杀。在Nader二十多岁的时候,他的父母过世了;他被禁止参加他父母清真寺内的葬礼,至今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具体葬在哪里——当地穆斯林的墓地禁止基督徒进入。同一时期,“基地组织”损毁了基督徒墓地以及Aden市当时仅存的(天主教会)教堂。在这一系列混乱中,Nader的叔叔又来抢夺Nader家的房子,Nader被自己的老板解雇,Nader与当时的男友的关系也出现危机……Nader说他曾尝试过(服药)自杀。

Nader也是到二十多岁的时候才走出自己的柜子、开始与同性发展关系。如今约35岁的Nader左手大拇指上的指环,其实是他和现任男友的定情“婚戒”。Nader说:“婚姻是彼此相爱、彼此沟通和彼此理解的结合;性对我而言一直都不是什么首要因素。” Nader现在的男友是一名穆斯林,但他也接纳Nader的基督信仰。Nader的两位前男友则对Nader的信仰“非常有意见”。夸张的是,Nader的一位前男友即便在加入“基地组织”后,仍为了“约炮”而联系Nader;Nader自然拒绝了他,更别说这是在可因同性恋而被判罪处死的地方。

在经历多次甚至会危及自己生命的攻击后(2013年曾靠装死才逃过一次“基地组织”成员对“异教徒”的杀戮),Nader开始不再轻易让别人知道自己是基督徒。手机里的圣经要删除,Nader自己的念珠也不能再留着;敬拜、祷告等,Nader只能在内心中秘密进行。职业上致力于(美术)艺术的Nader向往离开也门而去到“自由”的环境中,不过现在即便真有这样的机会,Nader也未必会走:“恐怕我无法再回到我的国家,无法再(继续)供养我的弟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