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言论自由」对反同方不是问题

2017-09-17 23:44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87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言论自由」对反同方不是问题,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受过任何限制

转自(台湾)“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作者:江河清;原文发布于2017年9月16日;这里略有删改。


反同者经常主张他们有「言论自由」,反同的意见应该被包容。最近有位国中校长投书媒体讨论同性婚姻合法化争议,也是主张反同者的意见应该也要被尊重,获得公平表达的机会。然而,如同另一篇投书回应指出,反同阵营在人力和财力上从来就不是弱势,发言声量从来就不小。

然而,反同方经常自限于异性恋霸权思维,每当挺同方一一指正他们的论点时,他们就会气急败坏,觉得被羞辱了,转而指责媒体不公、挺同方太过强势。当反同方无法以理性逻辑说服他人,又不愿意接受别人的批评,他们就转移话题检讨别人态度不佳、媒体偏颇。总之,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

这篇国中校长投书甚至引用哲学家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的正义论支持反同团体发声,但讽刺的是约翰・罗尔斯本人是支持同性婚姻的,也有其他学者引用他的观点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美国公共电视网(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在2004年曾制作专题介绍约翰・罗尔斯,该节目访问宾州大学山缪・费里曼(Samuel Freeman)教授,他有许多著作关于约翰・罗尔斯的政治哲学,也是剑桥大学出版社《约翰・罗尔斯文集》(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Rawls and the Collected Papers of John Rawls)的主编,他在访谈中就明确指出:「约翰・罗尔斯也支持同性婚姻。」

反同方不缺「言论自由」
每当反同者受到批评,他们就会说反同方也有表达意见的言论自由,他们的观点也应该被尊重,正如同该文作者结论强调:「挺同与反同者都很重要,应该给予公平表达的机会,曝光的平等、媒体报导的平等。」的确,反同者也有表达意见的言论自由。事实上,在近年同性婚姻、性别平等教育、性倾向扭转治疗争议中,反同方一直都有积极表达意见,媒体会报导反同方的记者会、刊登他们的投书、新闻稿。甚至还有保守基督教媒体,例如風向新聞,积极报导反同团体动态、引介外国的反同论点,反同方根本就不缺发言平台。

此外,去年反同团体重金购买的电视黄金时段,播放「百万家庭站出来」系列,主张同性婚姻合法化将导致「爸爸妈妈不见了!爷爷奶奶消失了!」。虽然有很多民众向当地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检举,但最后NCC仍以「言论自由」为由不开罚。反同团体不但有钱高调宣传反同理念,而且地方政府还把他们极端的反同论点包含在言论自由的范围之内。「言论自由」对于反同方根本不是一个问题,反同方根本没有在「言论自由」上受过任何限制。

反同的「言论自由」是什么?
更进一步来说,「言论自由」根本是一个反同方的假议题。仔细看反同方高喊「言论自由」的情境,都是当他们的论点遭受批判质疑,尤其是当他们论点明显站不住脚的时候,他们就会喊出「言论自由」捍卫自己反同的声音。因此,真正让反同方不开心的事实是:不只是反同方有言论自由,挺同方也有言论自由。反同方真正要的「言论自由」是他们的论点不必接受公共检验,当他们主张反同意见时,不会有其他人出来挑战。

同时,我们有必要重新思考何谓「言论自由」?言论自由并不只是让各种意见、观点都可以任意表达,否则明显的仇恨、毁谤、造谣等言论,法律都不应该介入处理。言论自由是用来促进社会沟通,透过各种意见的交流或竞争,让社会变成更好。因此,当反同方以「言论自由」捍卫反同发言时,同时又拒绝被批评、拒绝接受公共检验,他们在精神上根本就是反言论自由。

此外,当我们思考「言论自由」时,也必须考量公共对话的伦理,言论自由不等于容忍任何明显恶意扭曲的讯息。毕竟,这些扭曲的资讯只会让社会沟通变得更加困难。举例来说,風向新聞曾经报导美国社会学家反对同性婚姻、同志不适合成为父母,但事实上该文提到许多学者是支持多元家庭;在2015年美国同性婚姻全国合法化之前,美国社会学学会(American Sociological Association)也曾向最高法院提供「法庭之友」的专业组织意见书,文中明确支持婚姻平权,认为同志家庭适合养育孩子。

反同者一边喊着言论自由,一边散播明显扭曲的资讯,像是風向新聞这种恶意扭曲的反同文章不但不会促进公共对话,甚至会加深社会歧见,让社会更无法沟通。他们不但误解了「言论自由」,也是民主社会的灾难。

总之,反同方从来就不缺言论自由,媒体也没有亏待过反同方,反同方甚至有钱营运媒体、购买广告。反同方一再喊出「言论自由」,只是为了捍卫他们各种没有实质证据基础的论点,最后他们若不是拒绝进入实质的公共对话,就是用错误的讯息导引社会对话。

反同方并不是在公共对话或理性辩论的前提下谈「言论自由」,他们所谓的「言论自由」就是让反同方可以咨意发声影响社会、公共政策,却不受批评检验。反同方主张的「言论自由」根本就不是一个言论自由的问题,他们对于「言论自由」的期待,甚至就是反言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