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天主教会的间性人intersex神父

2017-10-10 06:2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7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借“光谱”来帮助理解性别——天主教会的间性人intersex神父

间性人(intersex),又译“双性人”,一般指在生理特征上(染色体、性器官、性激素等)不符合典型男性/女性“定义”的人。比如就性染色体而言,典型男性为XY,典型女性为XX;而有的人则是XXY,或者同时含有XX和XY(即有的细胞含XX染色体、有的细胞含XY染色体)。即便其染色体就是比如XY,对应的间性人也可因着对雄性激素的“不敏感”而发育出类似典型女性的体貌特征。甚至有的(相关染色体为XX的)间性人从出生起就看起来与男性相符,长大后也一样可与女朋友过性生活,但直到通过专门的医疗检查才发现自己身体里还有“(原生)卵巢和子宫”。

间性人/双性人(intersex),既不是简单指都正好介于典型男性与典型女性的“中间”,也不等同于说都同时具备典型男女的“两套完整(功能)”的生殖系统,而是可以在“性别光谱”的很多地方。


1953年8月,Sally Gross(原名Selwyn Gross)出生在南非开普敦(Cape Town)一个犹太人家庭里。虽然生来就被发现了其性器官上的“模糊性”——即无法归类于典型男性或女性,Gross还是自小被“指定”为男性;当然,这也给Gross后来行“割礼”带来了麻烦。到Gross真正确认自己是间性人,是“他”/她成为天主教会的神父以后的事了。

青少年时期,Gross曾专门到犹太教(拉比)学院学习,不过她终归被耶稣基督所吸引、于1976年受洗皈依天主教。这其中也因着,一方面Gross已意识到自己在性取向上是“无性恋”(asexual),她无意结婚生子的理念与“犹太传统”格格不入;另一方面,身为南非政党“非国大”(ANC)成员的Gross对当地犹太社群“默许/维护”种族隔离制度(apartheid)的做法感到非常不满,而“梵二会议”后的(罗马)天主教会则让Gross更加看见自己的归属。为了躲避政治迫害,Gross于1977年逃离南非。1981年,Gross来到英国并加入了当地的“道明会/宣道会”(Dominican Order)——天主教的一个修会;在1987年成为神父/司铎之后,Gross在英国当地开始了教授神学的工作。随着1990年南非当局对“非国大”的解禁以及废除种族隔离谈判的开始,Gross受南非“道明会”的邀请、也开始每年抽部分时间回南非进行教学工作。就在这样的、似乎生活终于步入正轨之际,一直在“男性”身份下的Gross决定直面自己在性别(认同)上的困惑:给自己一个交代,也给教会尽责。

Gross很早时就已发觉自己身体在性器官/性别(认同)上的“不对劲”;她曾简单归结为自己其实是“女性”,但又发现“不尽然”。相关医疗检查发现,以“男性”身份生活的Gross其体内雄性激素(睾酮)的水平远远低于对应典型男性的,反而与对应典型女性的激素水平相当。借着专业人士的帮助,Gross在40岁时终于意识到自己其实是间性人(intersex);而在没有如此“性别选项”的社会条件下,Gross决定改用(相对更合适的)“女性”作为自己各个证件上所显示的性别。Gross也必须开始就这些事情与自己的父母做深入的沟通,好在他们对她仍是爱和接纳。Gross作为间性人相对“幸运”的是,当初并没有直接成为弃婴(而致死),也没有经历那种“没有健康方面的问题或个人需要、仅因‘与众不同’就贸然对性征器官整形”的手术。顺便在这里强调一下,这类(因年龄小而)不能由本人自主、而是由父母(及医生)擅自决定执行的手术,是间性人普遍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近些年来,香港也有双性人“細細老師”站出来以自己的经历为例论述这类手术的危害、为“性少数中的少数”平权公开发声。

话说回来,Gross这边,她曾天真地以为,搞清楚自己身体状况并向当地天主教会“高层”坦白后,就可以象以前一样继续自己的神职生活了,然而事与愿违。明明是跟以前“一模一样”的Gross,在“出柜”后突然成了众矢之的。关于她又转回犹太教的谣言开始散播。Gross也被剥夺了神父/司铎圣职,对应的依据竟然是(虚假)指控她破除了“守独身”的誓言;要知道Gross是“天生”的无性恋者,她2014年2月去世时都也是独自一人生活的。即便作为天主教会的平信徒,Gross也被精心设计着排除在普通的教会生活之外。身心俱疲的Gross最终决定不再抗争,黯然离开了自己挚爱的教会。“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创伤!”Gross后来回忆时这样说。

返回南非的Gross,其晚年的“属灵生活”主要是在对性少数接纳程度较高的基督教派“贵格会”(Quakers/Religious Society of Friends)。虽然生活上很艰苦,Gross还是积极推动对间性人平等权益的认可,包括促使南非终于在(反歧视)相关法律中加入针对间性人的保护条款。远在台湾的“阴阳人”丘愛芝,也记得自己在参加2011年首届“国际间性人论坛”(International Intersex Forum)时,正是Sally Gross提醒大家发言时语速放慢一点,以方便“来自台湾的这位小朋友”听懂。

遗憾的是,包括(罗马)天主教会现任教宗Pope Francis在内的很多人,如今(2017-10-5)还是不认可跨性别、间性人等这些作为相关个人“内质属性”的性别身份,而只把它们形容成是在精神和肉体上的“随意操纵”。不过也恰恰是比如国民绝大多数都是天主教徒的马耳他,于2015年成为首个立法禁止对间性人/双性人幼儿施行“性别固定手术”的国家,该法案也保障了跨性别者确定自己性别的权利。另外,10月26日已被设为国际“间性人意识日”(Intersex Awareness Day),借此呼吁更多人关注间性人/双性人所遭遇的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