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香港双性人“细细老师”的故事

2017-10-23 13:29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341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神造男女,但没有造你?——香港双性人“细细老师”的故事
节选转载自“香港01”;作者:林可欣;发布日期:2017-10-21。

1965年初春一个产房内,有个婴孩瓜瓜落地,医生护士都无法辨认他的性别。他既有条很细小像阴茎的肉,肉下面的会阴部却有个像尿道的小孔。婴孩父母期望一索得男,认定他属男,取名陸耀鴻,「耀鴻」寓意光耀门楣日后能为家族传宗接代。但小男孩无法站着小解,只能坐着像女生让尿从阴部出来,别人嘲笑他「男人頭女屎忽」,他16岁胸部渐胀大,自觉如怪物。至36岁时,医生才发现他体内有个发育不全的子宫组织,被断定为双性人(intersex),而且比一般男性更易患癌,要切去男性器官保命。可惜此生最大遗憾也许是,那个出世时「完整」的自己,已在童年20多次强制重建阴茎的手术中伤害得残缺破损。

童年时两腿之间那小小的一条肉多次被切开又缝合,麻醉药一过他就要打玛啡止痛。但每针要隔8小时,亦只能止痛两三小时,故大部分时间,他都把疼痛融合身体。「有次痛到死去活来,传道人来到见我这样,都不好意思讲福音,只静静地坐在床边祈祷,最后他说要走了,『你再痛就自己祈祷,耶稣会帮你』。」

因为有五年他常往医院跑,经常告假又缺课,与同学不熟络,亦与儿时的屋邨玩伴渐疏离。11岁信教后,他认识了一班教友,重拾社交,教会生活让他快乐起来。「我在教会很放松做自己时,不男不女的气质就会流露出来,教友见状立即提点我:『喂你又咁样啦?!』。不知出于关爱或性别压力,他们会教我从坐姿和谈话技巧做一个似样的男生,也会教我豪迈点,学讲18个字的粗口。」

然而,至他10来岁双性的体态和气质无法掩盖,教会表明不接受,「『神造男造女,但冇造你呢個不男不女嘅人,所以你的存在是罪』,我于是要认罪悔罪。」他望着自己有「缺憾」的性器官和伤口就满有罪恶感,觉得是个罪身;曾长跪祈祷五小时,求神饶过他的错。「但有问题真的是我吗?我错在哪里?」之后的10多年他努力达到世人和教会期望他要作的男性角色,但始终无法完全「纠正」赎罪,后来教会停止他领圣餐等侍奉工作,要他知难而退,别的教会闻见此人前科,亦把他拒诸门外。

他重读圣经后重新理解:「耶稣当年也曾与这种视为罪的报应的『残疾者』一起生活,没有离弃他们啊。而且基督教教义,是相信神创造每个人都是完美。我也是上帝创造的『生物』。」他觉得当教会由人组成,少不免加入性别二元的主流价值观,总之他这第三性是被排除之外的。既然不受欢迎,23岁那年他决定离开教会,相信自己的那个神无处不在。她觉得神不仅在教会,在任何地方都存在让她依靠和亲近,亦因为信仰,让她捱得过几十年来的人生苦楚。

36岁被断定为双性人后,她选择以女性身份生活,改名陸月明,但内心自我认同为双性。有开明的教会亦开始够胆请她分享双性人怎看神学。「我这个双性人的出现和存在,其实在考验教会和教友思考性别是否二元的议题。」当年祈祷想谦卑做人,耳边有把声音叫她「Small」,「细细」从此成为她的别名,「细细老师」这称呼近年在性小众群体为人熟识,她说投身性小众运动,也是7年前有把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去照顾和保护我的双性人孩子」。她分别两次遇见研究古希伯文的神学者及希伯来人,「他们对我说亚当最原始是男女同体的人。是上帝神取了他一条肋骨,造了夏娃,于是便有男和女,使世界运行。」她说这对传统基督教来说,可能是“离经叛道”,但依然有神学者相信。

两年多前细细老师赴泰国出席联合国的人权组织会议,协助她写讲稿的联合国官员提议她,除了讲述香港双性人状况,以第一身公开说出自身经历的痛苦,相信能感染更多人。那天50岁的她正式come out(出柜),不少传媒其后纷纷追访,原来这个注册社工兼中医是个双性人。「这年头少了人骂我怪物和人妖。有时指摘是出于误解和恐惧,大家对双性人不认识。」至今她是香港唯一敢于公开身份、在媒体面前分享经历的双性人。记者问那个「藩籬以外 ﹣認識和關愛雙性人」组织其实只得她一人?她连忙说背后还有些双性人和家长与她奋战,「一些联署、出声明和倡议的工作,他们这几年也有份做的。」这几年也有约廿个双性人找她求助、问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