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同志天主教徒伴侣在香港教堂举行婚礼

2017-11-25 16:3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00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节选转载自“香港01”;作者:梁苡珊;原文发布于2017-11-23。

司琴弹起婚礼进行曲,两位穿燕尾服的男士手挽手,站在教堂门口,未踏上红地毯,看到两旁的来宾,又看到正中的十字架,他们泣不成声。「当一次過,所有人都站在教堂,超过一百人看着我们,为我们祝福,替我们高兴,那刻真的发现,爱中无恐惧。」今年11月,同是天主教徒的Henry与Edgar步入教堂,成为香港第一对在教堂行礼的同志。

自幼在天主教熏陶下成长,妈妈是天主教徒,天主教会对Edgar而言就是另一个家。他爱这个家,也乐于为它奉献,去年他更成为圣召委员会一员,算是当地天主教会中比较高位的一个委员会。「天主教会对于我的同性婚姻是不悦又不满,因为我们的婚姻,没法容许我们在教会中的侍工,所以就解除我的职务。」借口是“他的行为会迷惑教会内的青年”,Edgar被逐出圣召委员会,更“有幸”获得主教亲笔签名的解雇信一封。

此举不单是解除职务,于Edgar而言,是身处多年的教会把他拒绝。「我不明白,他们常强调,天主教会是罪人的教会,每一个人都有犯罪;但为何唯独我所谓的‘罪’,即同性恋——他们眼中所谓的‘罪’,无缘无故被特别标签出来?」当人人是罪人,这又是一个同性恋不能返教会的年代,因为这个家的拒绝,他伤心得不知哭了多少遍,是每说一次也想哭的难受。

谁人想尝被拒绝的味道?人是渴望他人接纳,但同性恋者有时连自己也不能接受自己。

「不敢与其他人说自己喜欢男仔,怕说出之后,会被拒绝。甚至細個很傻,觉得与家人说的话,屋企人会离弃自己。」Herny自小便知道自己的不同,彷彿从小学就知道爱上同性是种「不好」又「错」的事。坚持不同,但又怕因这身份被离弃,他早早逼自己独立,「努力建立『自己』,那怕有一日所有人离开自己,我还可以依靠自己。」主流社会影响大众,同志身为大众的一员,他们也被这套价值阻碍,内心总有一部分认为自己在做错事。即使未曾发生的,因为胆怯,总怕会发生坏事情。对Henry 而言,婚礼是第一次真真正正、赤赤裸裸地告诉他人:「这就是我喜欢的人。」

身为天主教徒的Edgar甚至一刻试过,为改变自己与女生交往,然而根本不是那回事,骗不了自己,瞒不过那女生,性取向原是天生的事。「当发现自己喜欢同性,整个人好Struggle,混沌了很多年,又不是太接受自己。」过往,他不敢在街上与伴侣牵手,怕他人目光与歧视。自认识Henry后,他才慢慢接受自己,开始知道,同志是没有错。

「我不是活在他人的目光中。生命很短,如果我要计较所有人的目光生活的话,我整个生命就浪费了。」即使婚礼惹怒很多香港天主教会中的“高层”,甚至被教会解除所有职务,但Edgar仍旧相信「只是教会在拒绝我,神没有拒绝我,衪仍旧爱我,我也爱祂。」

坚持成婚,令Edgar 与 Herny被教会拒于门外,但亦因为婚礼,使他们真正感到,爱他们的人,一直也在。他们站到红地毯时,亲友们也站到两旁。当下才知道,身边有很多人爱惜自己。「原来一直是自己吓自己,是自己收起自己,没法接受他们的爱,即使他人想打开双手拥抱自己,也不懂接受。」

「香港有教堂愿意为同志举行婚礼;希望鼓励到更多同志,愿意站出来,告诉别人,同性恋是没有问题的。」

注:Henry与Edgar已于2017年1月在英国注册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