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是的,我参加了香港同志游行2016

2017-12-03 16:0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46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作者Sunny Leung:主流教会性小众平权分子,传道夫妻之子,基立浸信会培育部成员及团契团长。原文发布于: 2016年11月28日

是的,我在星期六参加了香港同志游行2016,每年游行都会用六色彩虹旗其中一种颜色作为主题色,今年游行的主题色为绿色,喻意「平权开绿灯」。因为我想强调自己以基督徒的身份参加游行,所以和弟弟们自制了一个贴有标语的大水松牌来表明身份且支持同志们,牌的一面标语为「我是基督徒,耶稣拥抱每个同志」,另一面则为「对不起,教会如此对待同志」,并配以六色彩虹作为牌的背景。在游行结束后,很多朋友也借这块牌的「我是基督徒,耶稣拥抱每个同志」一面来影相,但其实我觉得意义更大的标语是另一面的「对不起,教会如此对待同志」。有阅读过我的文章的朋友都应该知道,我在支持同志平权上是不遗余力的,但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以前是很反对同性恋的,我在两年前仍然会在Facebook分享明光社和性倾向歧视家长关注组的帖子,觉得同性恋就是不应该的东西,我甚至不知道同性恋其实是甚么,我亦不知能如何称呼同性恋,所以只能用「东西」来形容,而就在无知与不理解的状态下,我曾选择以歧视的态度回应同志群体。

感恩的是,我改变了,是真真正正态度和生命上的改变,我知道原来身边有很多的同志信徒朋友,亦开始接触与同志有关的神学文章。我得知同志信徒朋友为何一直不公开性取向的原因,是因为害怕教会的歧视和压迫,他们大多对信仰非常认真,有追求亦有固定事奉,但害怕公开性取向就会失去教会的接纳,所以唯有隐藏自己的真我,甘于藏在柜内生活,我得知他们的性取向后,学习了用同理心来对待他们,知道他们的性取向不是他们自己能够选择的,而这亦驱使我开始接触同志有关的神学。我发现传统的神学向度全部是以异性恋的角度出发,就像对女性来说,传统神学是从男性角度出发一样如此的不公平,导致神学不知不觉成为主流压迫弱势的工具,由于传统神学对同志议题的讨论多流于表面,我发现反而从同志的经验出发的神学向度能够真正帮助同志,让同志也能不受压迫和歧视地认识全面的福音,而非片面的福音。认识了身边的同志朋友和接触了同志有关的神学,我就像以前逼迫基督徒的扫罗变成热心侍主的保罗一样,痛改前非,真心悔改,并立志要让基督的爱无条件地带到性小众群体中。

今年得知香港也有同志游行时,其实我考虑了很久,我问自己应该参加游行吗?用什么身份?在什么位置上支持他们呢?星期六其实是我教会团契的聚会时段,我问自己内心最想做什么,我大可以选择以基督徒自居来继续散播「同性恋会让小孩变成同志」、「同性恋会娈童」等抹黑谣言,亦可以只做键盘战士在Facebook上与他人讨论有关议题,但内心的回应就是要做好见证,作和平之子,在基督徒和同志这两个严重撕裂的群体中做复和工作,所以最后我选择了游行。而因为我知道自己以前就是逼迫同志的人,我就是那所压迫性小众的教会,我认为自己没有资格与他们在游行中同行,当初想过只站在游行队伍的旁边举牌支持他们,但最后仍然选择参与在游行队伍中,与大家走完全程。游行时下着滂沱大雨,我举着沉重的水松牌,感觉就像为自己行苦路赎罪,大雨最终洗净了我一生欺压性小众的罪孽。

有朋友笑说游行下大雨,明光社会很开心,因为就像上帝在惩罚我们一样,让我们行得很辛苦,又冷又湿,但当我想到一众平权前辈们在香港所行的路是如此的艰辛,那我们在大雨下两小时的游行实在算不了甚么,而我亦想到诗歌《主赐福如春雨》,上帝就在风雨中与我们同在,而在游行队伍到达终点时,雨水竟然停住了,更让我深信雨后必定有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