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我是戴着异性恋面具回教会的基督徒 — 里德

2018-04-22 16:5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402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作者Sunny Leung(香港)的话:
「我转而观看日光之下所发生的一切欺压之事。看哪,受欺压的流泪,无人安慰;欺压他们的有权势,也无人安慰。」这句圣经经文是上主感动里德(化名)去争取同志平权的亮光,因为经文提到不只一众受压迫的性小众无人安慰,更连在代替上帝审判同性恋者的教会,也没有人去安慰他们,所以里德经常提醒自己在争取权益时,不要像教会一样被仇恨占据了内心,要知道不只是同性恋信徒,反同的教会也是需要耶稣的爱的人。


发现与挣扎
里德是在基督教家庭长大的信二代,他自小便参与儿童主日学,直到现在大学四年级要毕业了,也从没停止聚会,所以他对教会的运作和制度可说是熟透了。然而,他在高中的阶段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倾向与其他男孩子不同,上了大学就更肯定自己是一名同性恋者。在我面前的里德言谈间不时会开玩笑,但其实他想过几次要寻死。

「我是同性恋亦基督徒,普通信徒根本不会明白,我们这群人在一开始发现自己性倾向时,那种挣扎和矛盾会有多大。」

在大学时期,由于里德一直的生活圈子就只有自己的教会和学校,所以当他肯定自己是同性恋时,他因着教会对同性恋的态度而很想去改变它,不想要这个让他感到羞耻的身份。有一段时间,虽然他没有公开自己的性倾向,但他有尝试找基督教机构协助,亦强迫自己过所谓的「圣洁」生活(就是不谈恋爱和不打手枪),希望终有一天醒来时,自己就会变成异性恋,可惜这一天始终没有出现,他在那时候有想过自杀,觉得既然教会宣告同性恋是如此被上主厌恶的话,不如他就一死了之,而他同时开始去质疑「同性恋要改变」这种说法究竟是否来自圣经的教导,为何他人遇到心仪的对象便可以自由恋爱,做同性恋者与人谈恋爱就好像是犯了死罪一样?

里德坦白对我解释为何自己在大学时期才肯定自己是同性恋,是因为香港的性教育一直缺乏,让到他在观看GV(Gay Video 同志色情影片)时根本不知道原来其他人不是看这些的,而加上他从小到大就只在教会这保守环境中成长,他接受过对性的教导严重不足,很多知识也是在上了大学以后才首次接触,可见性教育不足的可怕,特别是教会对性的讨论和教导如此含蓄和负面,更让他担心教会的下一代。

幸好的是,上主在他身边安排了很多天使与他同行,让他知道原来并非所有人也相信教会那一套。他在自己的大学团契中,遇到很爱他的团友,大部分团友在得知他的性倾向时都没有第一时间要定他罪,很多亦愿意与他同行。而更感恩的是,他教会的主任牧师是一位很有为父心肠的牧者,当里德向牧师出柜时,牧师坦言不懂如何回应才是最好,但他愿意陪里德一起同行,一起学习。之后的时间里,上主亦亲自预备了合适的时间,让他向父母和家人出柜,身为基督徒的里德父母,虽然口里没有说认同同性恋,但他们对里德的爱仍然没有减少。里德因此慢慢地不再因信仰和性取向而感到矛盾,开始接受了自己是同性恋者的事实。

求死与安慰
这些亲友长辈的爱,成为了支撑里德继续活下去的力量。而在他大三的一次暑期营会时,他便领受了上主透过文章一开头的那句经文对他作的呼召,开始决心为自己的群体发声,而他亦首次接触与同志有关的神学,成为了平权运动的一份子。里德虽然接纳了自己的身份,但其实他在教会的压力仍有不少,他知道教会是一个对同志极不友善的环境,更贴切来说,教会是一个对非主流的小众极不友善的环境,所以每当有人碰到不常接触的议题时,教内打压的力度便会很大。

「教会就像猫哭老鼠那样,不断的定你罪说同性恋者是滥交、恋童癖、邪恶的群体,转过头来又叫人不要歧视,要多包容和接纳同性恋者,根本就是虚伪。」

因着有形无形的压力,里德在2016年尾时,再次考虑要自杀,因为那时候的他觉得自己已走到尽头,在面对教会的定罪与排挤时他感到很辛苦和难受,导致他在很多的晚上,当他躺在床上因压力大而失眠时流泪祷告,他对上主说觉得很孤独和寂寞,他觉得自己在教会里面好像格格不入,自己就像圣经里的先知以利亚向神求死一样,明明知道是神叫他去为爱和公义发声,却因为苦难而再次却步和软弱。

然而耶稣每次也是让他在泪痕中感受到温暖,里德说在每次的伤心失意时,他就会在脑海中再次见到主耶稣紧紧拥抱他的画面,有一次在出现这画面时,耶稣的爱所带给他的温暖,就像在他的内心里涌流出来以至包围了他的全身,让里德全人也浸泡在耶稣无条件的爱里。最后,上帝回应了他的祷告,对他说:「起来吃吧,因为你要走的路甚远」,他知道寂寞孤独的感觉是会继续伴随他,但主耶稣是他永远的同行者,所以他便再次重新振作,继续为主踏上征途。

期盼与担忧
里德直言不认同教会现在对同性恋定罪的宣告,所以他立志在有生之年,一息尚存之时,继续为包括同性恋者在内的性小众群体平权而努力,继续为改变教会而奋斗,他觉得基督教会早在历史上作了太多极坏的见证,就像过去的十字军东征和反对美国黑奴平权运动,而现在有不少保守教会仍然对性别平权运动抱持反对的态度,力抗女性能够在父权社会与教会中得到平等的待遇,所以他更不希望教会在同性恋议题上仍然如此的取态,因为见证早已越做越坏,教会如此无知去宣讲,只会加速让自己与时代脱节,最后成为被社会,甚至被上主放弃的一个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