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我是一名伪异性恋基督徒:阿新

2018-07-02 12:49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72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原文发布于2018年6月23日;作者Sunny Leung的话:阿新是一位同志基督徒,他的生命故事曾被记载在同志基督徒见证集《我们弯着返教会》一书中,这本书现于(香港)基恩之家内有售,而他现在是一名服侍年轻同志社群的社工,但在他接纳自己,能够帮助其他同志之前,其实他也有着充满挣扎与矛盾的过去。


与男生拍拖却患上气胸:是上帝惩罚我!
阿新是在小学六年级时第一次回教会的,他所回的教会是一间巨型的主流教会,因为教会给青少年举办各式各样丰富的活动而被吸引了,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待在教会,而他开始认真对待信仰是在中学四年级时,他有天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一直活在别人的期望中,期盼找回内心真正的自己。因为他知道自己喜欢男生,也知道教会是不允许同性恋的存在,所以要做回自己便意味可能被教会拒诸门外,便不禁在教会小组里分享时大哭。他很清楚知道耶稣爱自己,却因为自己的信仰与性倾向的对立而挣扎不断。

面对如此大的挣扎,阿新曾有一段时间试着去禁欲,可惜很快就失败了,压抑的情欲每次再涌现出来时会比之前更难忍耐。他便到一些网上同志交友网站寻找男朋友,很快投入到一段关系里,却碰巧在短短半年内多次患上气胸(爆肺),他更觉得是上主在用气胸来惩罚他的同性恋倾向,所以他最后便与男友提出了分手。之后的阿新遇到了女生向他表白,他便觉得这是上主的安排让他有机会脱离同性情欲,便选择接受她的追求开始谈恋爱。

阿新说:“我也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是罪人要改过,特别是和前女友谈恋爱时,曾试过禁欲半年,一有欲望就去跑步做运动,但其实在街上见到自己喜欢的类型的男生就会有生理反应,这些反应都给我很大罪恶感。同时女友也想与自己有比较亲昵的接触,就像牵手那样,我要用三个月时间才预备好自己去牵她的手,我就觉得自己很没用,同时又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所以每次在教会唱诗歌时都会哭得非常厉害,觉得自己不配得到神的爱,我当时的信仰状况就只有不断去认罪。”

在拍拖后,他本来以为这就代表自己是双性恋,是可以选择去喜欢异性的,但很快在关系中发现自己根本对异性没感觉,对于和女友拖手等的亲昵行为非常抗拒,最后他认清自己的性倾向就是同性恋,他向女友坦白也得到了她的谅解,而她也建议自己与教会传道人交代这情况。传道人知道了他的情况后口说接纳,却在讲坛上反对同性恋,让阿新无所适从,他没想过被自己的信仰群体拒绝是多么的疼痛。同时,传道人认为他已经走歪了路,所以不想再失去他的女友,便在她继续和他见面一事上施加压力,不久后阿新和(前)女友的关系便逐渐疏远,到了现在已经没有联络。

「虚空的虚空」而化为向前行的动力
阿新在这间教会中找到信仰,但教会对同性恋的教导和偏见,却让他不能活出耶稣所应许的丰盛生命,更不要说别人能在他身上见到耶稣的影子。那时候的他对信仰只有虚空的感觉,觉得自己不应该再是基督徒,所以便决定离教,因为他认为性倾向不能选择,起码宗教是可以选择的。可是他以往在信仰中的经历却是很真实的,阿新在不久后便决定将虚空的感觉化为在信仰路上再前行的动力,他开始到基恩之家聚会,最初女友也有陪伴自己,而他同时联络不同服务同志的机构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同性恋的知识,也去阅读不同的书籍,很快便发现以往他所听的都只是那间(反同)教会的一言堂。

基恩之家信仰纲领的第一句,正是「我们相信神,全能的创造主。祂按自己形像,创造多元众生,视之为美好,使所有性别、种族、阶级、年龄的人, 可藉着爱和公义,得享丰盛生命。」阿新在理性上知道同性恋也是神所爱的,但他在感性上未能完全接纳自己的本相,直到在三年前基恩之家的「天国文化营」营会中,他发现到原来自己一直在教会担任不同的事奉职位,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身为同志也能做到异性恋基督徒的工作,在营会中他有空间去正视这种不健康的心态,亦让他重新面对自己的信仰和身份,他最终学懂了去接纳和爱自己,一个同性恋基督徒的自己。

狮子山上,彼此的心跳产生了共鸣
阿新在基恩之家已服侍了年轻同志信徒四年,同时亦在教会遇上现任的男友。男友第一次来基恩时正处于与女友分手的时期,和受困于同性恋者与基督徒身份相互对立的苦恼,所以阿新很能与男友的经历产生共鸣,陪伴着男友走过那条熟悉的路。

在农历新年时,他们二人还没有在一起,只是为了找个借口让彼此见面,阿新便主动约男友去逛年宵市场,而心有灵犀的是男友也有相同的想法,而且两人其实也不太喜欢逛年宵,阿新便忽发其想,建议他们上山谈心,二人很快便上了狮子山,在谈话中发现彼此有很多相同之处。那夜,看着狮子山下的灯火璀璨,冰冷的飕风摇曳着彼此的心灵,一点又一点的心灵触碰推开了彼此的心扉,两颗脆弱却坚强的心在生命的高山低谷中,因为基督的爱而连结在一起。

阿新现在于基恩固定聚会了超过五年,让他最为受到激励的是在基恩见到很多的教友,他们可以是同志亦基督徒,他们的经历都给予了自己很大的盼望,自己也可以以同志基督徒的身份去爱和被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