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同志基督徒伴侣,从手机交友到结婚礼堂

2018-09-08 13:0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79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转载自(台湾)GagaTai“嘎嘎台”,原文发布于2018年8月27日 。
嘎专访│从交友软体认识,后来步入结婚礼堂的基督教同志伴侣:Gary和Vico

台湾的保守宗教势力为反对同志婚姻与性平教育不遗余力,护家盟、下福盟与爱家盟等团体接续试图推翻台湾的同志(平等)教育,使得(基督)新教、天主教与「恐同」二字产生密切连结。然而,并非所有基督教会都反同。举例而言,台湾便有同志友善教会如真光福音教会、同光同志长老教会、台中以勒教会、高雄活跃教会等。

GagaTai这次访问到一对男同志伴侣Vico跟Gary,他们都是基督徒,曾参加同志友善基督教组织所举办的激扬会议。两人在2015年于交友软体上相识,2016年结婚并在台北宴客,这段过程的心情,以及对台湾同志圈的看法,就在接下来的访问中。

Q:聊聊两位如何认识彼此?第一次见到彼此的印象?
我们是在2015年1月初,透过同志交友App认识的。那时候Vico的公司在新庄,而我是在三个月前因缘际会搬到新庄,所以才会搜寻到彼此的档案。我们在App上放的照片都比较成熟,实际见面看到本人都有本人看起来很年轻的感觉。我本身是喜欢成熟的类型,他的照片上是熟男,没想到本人看起来很年轻。我的照片,他觉得看起来很老气,没想到也是很年轻。因为,我们对照片会投注不切实际的幻想,把对方理想化。所以,大部份的见面都会有失落感与想象有所差距,但是我们的见面是加分。

Q:Gary出生于70年代,能不能描述你年轻时寻找同志朋友的困难?现在台湾已经更自由开放,你跟Vico也是因为app认识交往,你看这样的转变,有什么感想?
我在大学一年级向同学出柜(1991年),大学时候的交友蛮困难的,大部分接触的是学校的同学和社团朋友。那时候一直暗恋同学和学长(辛酸)。一直到大四时,才和社团的朋友交往。但是初恋不到两个月就无疾而终。退伍后(1998),网路开始发展,所以有机会认识不同的朋友。我觉得,现在网路时代交友是比较幸福的,比较有多种管道与机会认识新朋友。

Q:两人因app认识、交往而走到婚姻。有人说同志交友app大多是速食爱情,你们对这有什么看法?
虽然有些人会把交友App当成约炮软体,但是交友软体是客观的工具,还是有许多人想利用这个平台去认识朋友或是寻找伴侣。App是一个认识人的平台,两个人认识后还是要拉到实体世界见面,交谈,相处和约会。每个个人都很独特,不管在哪里认识,如何认识,相处之后才知道彼此是否适合。交往后,建议删除App以避免节外生枝了。

Q:两位曾在台北举行宴客,当时的婚宴有什么因同志身分而印象深刻的事情?
在寻找婚宴场地之初,曾经担心过餐厅是否会拒绝。但是实际接触之后,我碰到的餐厅都很友善,也很积极。我们是华漾大饭店举办的第一场同志婚礼,他们也高兴有这样的机会。另外有些朋友担心婚宴上要怎么介绍新娘新郎入场,主持人就以「欢迎两位新人进场」来介绍,婚宴上遇到困难总是有解决的办法。在婚宴进场前,有一个在隔壁厅的宾客看到我们的婚纱照,很兴奋的跑来跟我们道贺,也让我很感动!台北的宴客有21桌,大部分是我的朋友,有高中大学同学,有军中袍泽,有工作同事,有教会会友,也有脸书认识的网友。我很感动有这么多朋友愿意来参加(要包红包),其中很多朋友可能没有机会结婚要回红包,他们单纯地想要见证这样一场婚礼,因为之前我们不曾想象同志有一天可以在台北结婚,甚至举办如此公开盛大的婚宴,只有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周遭,才有可能鼓舞其他人起而效法。就像我有一个高中同学在美国找代理孕母生下一对双胞胎,另外一对领养了一个小孩。必须有人走在前面开路,后面的人就能跟着脚步前进。

Q:两人会想要养育小孩吗?原因是什么呢?
我本身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等到要结婚时已经年纪有点大了,禁不起养育小孩的折磨。我觉得看着双方手足的儿女长大就很开心了。

Q:Gary跟母亲出柜时,母亲的反应是什么?姊姊是如何跟妈妈沟通的?妈妈曾对Vico做过令你最感动的举动是什么?
我是因为要在美国举办婚礼,希望家人参加婚礼而出柜的。当时是二姊帮我向家人出柜,妈妈一开始是蛮难过的。二姊因为曾在台北念书和工作,也比较了解我和Vico的相处情形,所以由她来沟通会比我直接沟通效果会较好。在出柜后一年的过年,妈妈和姊姊们在餐桌上跟Vico聊得很愉快,她们也会叮咛我自己要存私房钱,说明了她们很关心我的幸福。因为最重要的是,父母和手足担心的是我过得好不好。这次母亲节,Vico因为出差无法一起庆祝,妈妈和姊姊也会主动询问怎么没有一起回来,他的工作情形等。

Q:两人对台湾婚姻平权的看法是什么?
524释宪过后,我们希望(台湾)政府能在宪法的高度上保障同志的结婚权利,之后再扩及实际的平权。人民观念的改变需要花比较长的时间,我们也希望能够透过教育,灌输孩童尊重彼此的差异。当政府以法律肯定同志的平等的权利后,民间再去沟通能够达事半功倍之效。现今台湾的反同公投正在酝酿,要以民间力量去跟反同方对抗,实在是会弄得两败俱伤。

Q:身为基督教的你们,如何看待台湾护家盟的举动?你们觉得他们对台湾基督信仰的影响是什么?
护家盟的反扑,我们可以从欧美社会平权经验中看到其脉络。基督教在近几个世纪平权的历史上,经常选错边。例如妇女平权,解放黑奴,黑人平权,同志平权等。幸亏台湾的基督教人口算是很少,我觉得同志议题是一面利刃,它逼使教会和基督徒去思考基督信仰的核心是什么。我们也期盼更多年轻的基督徒能够独立思考,而不是一味的只是接收来自牧师和教会的强势教导。

Q:对你们来说,神如何支持同志的爱?
我们相信,同志和其他人一样是神独一无二的创造,我们在各自的生命中经历了各种喜乐和苦难,神一直不离不弃引导着我们,最后让我们相遇。神在我们的婚姻生活里,也安排了许多考验砥砺我们的信心。我在2013年去香港参加了Amplify三天两夜的特会。和来自亚洲各个国家地区的同志一起敬拜上帝,是非常难忘的经验。特会中有牧者精彩的传讲,也有激励人心的敬拜音乐,也有小组的工作坊,与亚洲各地的同志朋友分享交流各地的经验。今年Amplify特地选在十月底台北同志游行期间举办,一方面分享台湾这几年的成功经验和即将平权的成果,也让亚洲的伙伴可以亲身参与亚洲最大的同志游行。

Q:请两位各给对方一段想要说的话。
Vico:感谢主能够在茫茫人海中找寻到你。你是我这一生中最难忘的人。
Gary:我们的相识与结合,是主的带领与见证。愿我们一生互相扶持,彼此照顾,永志不渝。

而在国际上,也有大大小小同志友善的教会。激扬计划就是一个促进亚太地区神学发展,支持接纳性少数教会与相关团队的基督教组织。今年10月25号到28号,他们将在台湾举办「激扬会议2018」,邀请来经验丰富的神学家与教会领袖演讲,充分表达神爱世人的精神。

「激扬会议2018」资讯见:http://amplify18.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