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圣诞前夕,自杀同志基督徒的追思礼拜

2018-12-23 16:55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47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同志基督徒公投后自杀身亡 教友办告别礼拜追思

转自台湾PNN;施維長/台北报导;摄影/何宇軒;原文发布于2018.12.23。

「Terry是一个不被接纳的同志基督徒,他甚至是不被家人接纳的儿子,因为他是同志。在他承受这么多压力、选择离开这个世界后,连一个正式的告别礼拜都没有。所以今天我们在这里为Terry举办告别追思礼拜,也纪念所有在这一段时间,因着台湾基督徒所带领的迫害的风潮而离开的、无论是不是基督徒的同志朋友们,我们一起纪念他们,也献上我们的致歉。」——主礼.陈思豪牧师

教会响彻着欢欣的耶诞歌曲,另一群基督徒则在一旁举办告别礼拜。主办礼拜的「无名者基督教教友」成员柯启安表示,这次活动的契机,源于一名同志基督徒Terry在公投后自杀离世。他们希望礼拜场地是与Terry生前曾有连结的地方,因此选在士林灵粮堂邻近的小广场。

「我们是跨教派的。」柯启安说,「我相信在基督信仰中,我们是合一的,所以他不仅是灵粮堂的弟兄姊妹,也是我们的弟兄姊妹。我们有义务为他举办悼念仪式。」

司会李新元表示,他们原本打算进行一些活动表达对同志朋友的支持,但公投后陆续听闻同志自杀的消息,Terry的故事也让他们改变了计划。他们成立「无名者治丧委员会」,希望藉由仪式安慰在公投中受伤的同志族群。

柯启安与李新元说,Terry出身自灵粮堂教派的家庭,因其同志身份不为父母接受,高三便被断绝经济支援。他离开家乡台南来到台北谋生,原以为能处于较为友善的环境,但事与愿违,教会内部的反同氛围依旧令人窘迫。爱家公投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公投的隔天,Terry结束了自己二十余载的人生。(注:台湾前段时间名义上的所谓“爱家”公投,实际上是一场反同性恋公投。)

「他离开之后,父母直接将他的社群网站帐号关闭,也不让朋友拜访,甚至没有为他举办告别式。这在基督教信仰里,是极其不符合圣经教导的。」柯启安说。

「我们不能再噤声。」柯启安认为,对压迫视而不见,就是变项成为压迫结构的一员。「像Terry的案例不会只有一个。很难过地必须承认,这样的故事还会再看到。但我们希望在那之前,向这个社会说,有人这样被压迫,我们不能坐视不管。」

李新元指出,耶稣基督就是被『公投』送上十字架的,而爱家公投是同样的行径。「为什么我们要跳出来,因为我们的教会正在干当初迫害耶稣基督的那群人一样的事。」李新元曾在《风传媒》的投书里,以马太福音中祭司长和长老煽动群众选择除灭耶稣的故事,比拟此次教会发动的三项反同公投。

受邀主礼告别式的陈思豪牧师,圣经节选择了路加福音第十六章19-31节,这是财主与乞丐的故事。在故事中,身穿紫色袍与细麻布的财主天天奢华宴乐;而满身疮痨、名叫拉撒路的乞丐在财主家门口,想分得一点碎食充飢。在两人过世之后,财主在阴间受苦,却见拉撒路在亚伯拉罕怀中得到安慰。

陈思豪提问,财主看似没犯大错,为什么会在阴间受苦?他解释,这段经文的关键是「天天奢华宴乐」,财主既知享乐时有人正在受苦,却还能天天奢华宴客,显示其心冷漠。他将被剥夺权益的同志比拟为拉撒路,是同为受苦的边缘人,最终将得神宽慰;而台湾的基督徒,明明眼见同志之中许多人因为权益缺乏保障而受苦,自己则享受既得利益,却是带头欺压同志,应当为此认罪悔改。

如果从耶稣讲这个故事来看台湾的基督徒——包括我们,我们可以很清楚看到,我们就是那穿紫色外袍、我们是那穿细麻衣、我们是那天天奢华宴乐的人,我们是享有这个社会赋予我们大小权利的人,我们是享受很多资源的人。可是同一时候,当台湾的同性恋者,没有办法跟我们一样有结婚的权利,当台湾的同性恋者被歧视的时候、他们被看轻的时候、他们被压迫的时候,基督徒在做什么?

很不幸在二零一零的年代,基督徒是率先来欺压这些同志、这些LGBT的朋友们。我们甚至连那个财主都不如。那个财主只是很冷酷、很冷漠去漠视社会的边缘人,可是台湾的基督徒不只是冷酷冷漠,甚至是带头去压迫、去欺负边缘人,这是我们台湾基督徒在这个时代,必须深深致歉,必须认罪、必须悔改的地方。

就在一周前,士林灵粮堂因其反同形象被左翼团体点名抗议,而这场礼拜因为事件主角Terry的教派背景,亦选在士林灵粮堂教会旁的小广场举行。不过作为一场追思礼拜,未如前周事件有具名公开互动,活动最后平和落幕。

耶稣基督的福音是让瞎眼的得看见,让受綑绑的得释放,让被压迫的得到自由。」李新元说,「今天同志就是确确实实的被压迫者。我们要对被压迫的人和同志基督徒说,耶稣爱你。我们基于自己是基督徒,希望将基督爱的福音传给你们,被压迫的人应该得到释放,这是这个活动最重要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