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反同基督徒的谎言_Dr. Xavier

2015-10-14 18:3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900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反同”:反对我们现在一般所说的同性恋者间的恋爱/婚姻/性行为)

“反同”基督徒的谎言1:“创世”故事决定了上帝反对同性恋?】对圣经《创世记》开篇的解读,“反同”基督徒们常用的一个逻辑就是:“同性恋”是因“罪的出现”而产生的,所以“同性恋/同性恋爱行为”就一定是“罪”。这个逻辑最大的问题在于,随“罪的出现”而产生的人类行为就都是上帝所反对的“罪”吗?

人类把罪引入以前,亚当和夏娃都是裸体的,而我们现在“日常要穿衣服”就是因罪而产生的后果之一,那是不是因此“我们日常穿衣”就成了上帝所反对的“罪”呢?或者说,“日常要穿衣服”这样的外在行为,显明了我们的“罪性”/“原罪”,因此,比如我们在家里要尽量如亚当/夏娃“当初”一样裸体,这样才是符合上帝心意的/符合上帝“设计要求”的?这样才能“帮助”我们尽量远离罪性?

人类把罪引入以前,亚当和夏娃恐怕左、右手不分惯用,那在罪的影响下,我们现在成了左/右撇子,于是神就会因此反对现在的左/右撇子吗?不“矫正”成比如“左、右双手不分惯用”的话,就是破坏上帝创立的“秩序”、就是违背神的“本意”、就是犯“罪”吗?

即便是现在人类的“独身(侍奉神)”,那也是随罪的出现而产生的后果,所以神就会仅仅因为“当初亚当和夏娃不独身”而要判定现在人类的独身(侍奉神)行为都是“罪”吗?……

显然,包括“同性恋/同性恋爱行为”在内的现代社会中各种人类行为都是在罪影响下的,而他们绝不可能仅仅因为“是罪影响的结果”、仅仅因为“当初亚当和夏娃没有这样做”就“顺理”都成了上帝所反对的“罪”。“反同”基督徒们不过是自己给上帝限定了所谓“上帝的本意”,画框框把上帝圈在“反同”基督徒们自己所定义的“秩序”里罢了。(好象“只有这样的秩序才是上帝所能掌控的”似的)

从另一方面来讲,现代社会中不论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都绝不可能仅靠着刻板追求那“罪到来之前的”亚当/夏娃的行为(尽量裸体?尽量与异性恋爱?)而让自己“脱罪”[罗马书3:23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现代社会中的“同性恋”和“异性恋”的关系,并不是“罪性多”和“罪性少”的关系,而是“同为罪人”的关系。[罗马书3:10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

“反同”基督徒的谎言2:“独身”是上帝给每个同性恋的恩赐?】“独身”侍奉主,是上帝对某些基督徒特别的呼召、给某些基督徒所赋予的特别恩赐。这独身的恩赐,与“性取向”并无“直接联系”。而“反同”基督徒们则爱宣称:“独身”是神所“推荐”给一般同志基督徒的“唯一”道路;只要“你”去走“独身”这条路,将来神凭他的大能就“一定”可以让独身的“你”感到“完全满足”。

问题是,这独身的恩赐,是人凭着“刻意独身”就一定可以“赚”来的吗?又凭什么去宣扬说,一般同志基督徒只能“独身”呢?[创世记2:18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创世”故事里亚当也并没有以“把神当自己的男朋友”来放弃自己的人类配偶,是“神自己的大能”不足以满足亚当吗?很明显的事实是,神自己也不能轻易替代人类的人类伴侣。当初与亚当这样的“异性恋男子”合适的人类配偶,就是夏娃这样的“异性恋女子”;而现在一般与同性恋男子/女子合适的人类配偶,则是对应的其他同性恋男子/女子。

异性恋基督徒可以选择单身侍主的同时,一般并没有被卫道士们剥夺结婚的权利;而大多数同性恋基督徒所面对的是“同性婚姻权利被剥夺”的现实,在这样的逼迫环境下“没的选”而单身不婚,和“异性恋基督徒那样受主的特别恩赐而自愿单身”,根本不是“同等环境下的”一回事。就好比,有人明明是被别人用刀捅死的,“反同”基督徒们却非要说成那人是自杀的、是神赋予了(其实恐怕并没有的)特别“恩赐”。

虽然现在所谓“矫正同性恋”的错误观念大都已被破除,但“反同”基督徒们仍爱用“伪科学”宣称什么比如“脑部的同性恋欲望与身体的同性恋行为直接相关,只要自己严格禁止同性恋爱行为,加上对上帝‘足够的’祷告,就终能基本消除同性恋的欲望而满足于单身侍主”。而这种说辞,显然不过是改头换面了的“旧”欺骗把戏罢了。(只不过把“矫正同性恋”换成了“满足于单身”)

某些同志基督徒当然有可能象那些独身侍主的异性恋基督徒那样受主的呼召、领受“独身”的特别恩赐。但绝不是“同性恋的性取向”就注定了同志基督徒一般“只能”独身。

“反同”基督徒的谎言3:“同性恋”一词在(英文)圣经中一直都存在?】“反同”基督徒们声称因为英文圣经里对应明确使用了“同性恋”(homosexual)一词,所以圣经里一直都是在说:同性恋(“亲男色的”)不能承受神的国[哥林多前书6:9-10;提摩太前书1:9-10]。事实是,(英文)圣经是直到接近20世纪中期,才在某一版本中开始引入“同性恋”(homosexual)一词的,虽然这个词至少早在19世纪就已经用在其他文献中。

“反同”基督徒们爱说,不能随便接受对圣经“新的”译读;传统的,比如“同性恋”这样的翻译才是更为可靠的。这话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就20世纪中期以前的“传统”而言,人们在圣经中并没有使用“同性恋”一词啊,在相关章节里“同性恋”这样的翻译本身在当时就是“新的”译读;若以“当时的传统翻译”为准,就不应该接受圣经相关章节里“同性恋”这样“新的”翻译喽?……

有圣经开始使用所谓“同性恋”的翻译,主要是因其对应的古希腊文单词可以拆分为“男性-床”,而这个“床”含有“交媾”之意,所以合起来引申为“同性恋”的意思。且不说从“男性-床”到“同性恋”还有很大的“距离”需要跨越,这种“翻译逻辑”很明显的一个不合理之处就是泛指“同性恋”而不特指“男同性恋”——女同性恋怎么会被“男性-床”这个词包括进来呢?而 “单词拆分法”这种翻译方法本身也未必可靠,就好比中文里表示国家的“葡萄牙”一词,如果拆分为“葡萄-牙”这样去理解将会完全偏离原意。更为可靠的验证方法是看这个古希腊文单词在早期基督徒文献里是怎么使用的。在至今所发现的文献中,相对释义比较明显的“例句”是用这个古希腊文单词来描述当时的“娈童”行为,比如成年男性对儿童男(庙)妓的性剥削。这个在圣经中翻译为所谓“亲男色的/同性恋/homosexual”的古希腊文单词在某些早期文献里甚至被用来描述男性对女性所实施的(性侵)罪行。(肛交?性暴力?)

不难发现,现在圣经里“亲男色的/同性恋/homosexual”所对应的古希腊文圣经原文,既和“女同性恋”毫无直接联系,也很难代表当今“男同性恋”的含义;其完全有可能是在表示“利用暴力、权势、金钱诱骗等手段进行的性剥削”之意。

“反同”基督徒的谎言4:圣经中的所谓“同性性行为”与“异教崇拜”毫无关系?】“反同”基督徒们爱把[罗马书1:27]单独拿出来作为上帝反对(任何)同性性行为的“铁证”。我们不妨多看几句:[罗马书1:25他们将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26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27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 这里26节的“因此”(包括[罗马书1:23])指明了是在讲前文所提的“异教崇拜”的事情,而(男性)同性性行为恰恰就是当时异教崇拜者的典型行为。

从旧约时代到新约时代,异教崇拜的同性性行为与“性取向”没有直接联系。其相关的崇拜行为一般是男子通过与男祭司或男庙妓发生性行为“贡献精种”,以此获得异教所崇拜偶像的赐福。尤其旧约中,“庙妓”一词多次被提到(取自“和合本”2010年修订版中文圣经,其对庙妓的译法和现代常用的英文圣经比如NIV版“基本”一致):[创世记38:21他问那地方的人说:“伊拿印路旁的神庙娼妓在哪里?”他们说:“这里没有神庙娼妓。”][申命记23:17“以色列的女子中不可作神庙娼妓;以色列的男子中也不可作神庙娼妓。]……

这里要特别引起注意的是旧约中[列王纪]里的记载比如:[列王纪上14:23-24因为他们在各高冈上,各青翠树下筑丘坛,立柱像和亚舍拉。国中也有男的庙妓。他们效法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赶出的外邦人,行一切可憎恶的事。][ 列王纪下23:7他又拆毁耶和华殿里男的庙妓的屋子,就是妇女在那里为亚舍拉编织衣服的屋子。]这里的男庙妓也是跟异教崇拜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而他们的来源应就是“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赶出的外邦人—如‘迦南地’的人”的恶俗。再看看[利未记]里怎么说的:[利未记18:1-3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晓谕以色列人说: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你们从前住的埃及地,那里人的行为,你们不可效法,我要领你们到的迦南地,那里人的行为也不可效法,也不可照他们的恶俗行。] 这样说来,利未记18章接下来所提的“男人与男人苟合/同寝”(包括20章13节)很有可能指的就是(包括“摩洛”在内的)源自外邦人的异教崇拜相关的事情:[利未记18:22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这里“可憎恶的”一词在原文中也与前面提及的列王纪里用的一样)

“反同”基督徒的谎言5:“反同”的教会牧师/神学院教授都是有上帝授予的权柄的,不认同他们的观点就是不顺服上帝?】圣经中记载了这样一个事件,在当时包括“大祭司们”的各种“权威”(官长、长老和文士)面前,使徒彼得和约翰被禁止奉耶稣的名讲道,而使徒们对此却选择了拒绝:[使徒行传4:19彼得、约翰说:「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 现代社会的教会(牧师)、神学院(教授)等都不可能仅仅因为他们的(世俗)身份就能保证其说的全都是“神的旨意”。基督徒的顺服,并不是“简单的”的盲从(世俗)权威。[约翰福音7:24不要凭外表断定是非,总要按公平断定是非。”]

以某神学院教授所写的一篇(中文)学术论文为例。在这篇论文里,作者试图以[利未记20:13]这节经文所出现的位置(与其紧邻的前后经文比较)来证明该节经文提到的“男人与男人苟合/同寝”是“以家庭的整全为出发点,而非异教崇拜”。有趣的是,该作者并未提及与之相关的[利未记18:22]这节经文的位置:[利未记18:21不可使你的儿女经火归与摩洛,也不可亵渎你神的名。我是耶和华。22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23不可与兽淫合,玷污自己。女人也不可站在兽前,与它淫合;这本是逆性的事。] 显然,一定要以“经文顺序”来推导的话,“男男苟合”更应该是类似“敬拜摩洛”这样的“异教崇拜类”罪;而且第18章可以看成是按“类别”列举这些罪,第20章不过是说这些不同类别的罪其“刑罚都一样”:即比如“与儿媳同寝”这样的乱伦类罪和“男男苟合”这样的异教崇拜类罪一样都是死罪。同样在这篇论文里,作者为了强调[利未记18:22]这节经文中的“可憎恶的”这个词“不是宗教礼仪上的不洁,而是上帝深恶痛绝的罪行”,列举了这个词在圣经中其他经文出现的情况。且不说该作者列举的例子里本身就有不准确的,这个在圣经中出现100次以上的词明明也用在了(该作者偏偏没列出的)比如“埃及人和希伯来人一起吃饭”[创世记43:32]、“不可吃的物”[申命记14:3]、“心里骄傲”[箴言16:5] 这些情况上。可见,这个词本身并不能代表说就是我们现在一般认为“邪恶、违背基本道德”的事情。

“权威”的这种(逻辑)错误,查查“神的话”就能发现,而只有“神”才是这世上真正有权柄的。

“反同”基督徒的谎言6:上帝毁灭“所多玛”城,是因为城里全都是同性恋?】创世记19章中“所多玛的罪恶”是这样记述的:[创世记19:1两个天使在傍晚到了所多玛,罗得正坐在所多玛的城门口。罗得一看见,就起身迎接他们,脸伏于地下拜,2说:“看哪,我主,请你们转到仆人家里过夜,洗你们的脚,清早起来再上路。”他们说:“不!我们要在广场上过夜。”3罗得恳切地请他们,他们就转向他,进到他屋里。罗得为他们预备宴席,烤无酵饼,他们就吃了。4他们还没有躺下,所多玛城的人,连老带少所有的人,个个都来围住那屋子。5他们呼叫罗得,对他说:“今天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把他们带出来,让我们亲近他们。”6罗得出了门,把身后的门关上,到众人那里,7说:“我的弟兄们,请你们不要做这恶事。8看哪,我有两个女儿,还没有亲近过男人,让我领她们出来给你们,就照你们看为好的对待她们吧!只是这两个人既然到我舍下,请不要向他们做这事。”] 士师记19章记载了个非常类似的故事:[士师记19:22(一个利未人带着他的妾和仆人作为“客旅”住到基比亚当地一个“好心的老人”家里)他们心里欢乐的时候,看哪,城中的无赖围住房子,连连叩门,对老人,这家的主人说:“把那进你家的人带出来,我们要与他交合。”23这家的主人出来对他们说:“弟兄们,不要做这样的恶事。这人既然进了我的家,你们就不要做这样可耻的事。24看哪,我有个女儿还是处女,还有这人的妾,我把她们领出来任由你们污辱她们,就照你们看为好的对待她们吧!但对这人你们不要做这样可耻的事。”25那些人却不肯听从他。那人抓住他的妾,把她拉出去给他们。他们强奸了她,整夜凌辱她,直到早晨,天色快亮才放她走。]

虽然中文用词不尽相同,但[创世记19:5]所提到的“亲近”、[创世记19:8]所提到的“亲近”、[士师记19:22]所提到的“交合”以及[士师记19:25]所提到的“强奸”在圣经原文中都是同一个词。什么行为“最合适”用来说明“所多玛人要对天使做的”、“所多玛人可能对罗得的女儿做的”、“基比亚无赖要对利未人做的”以及“基比亚无赖对利未人之妾做的”呢?是“强奸”,是“轮暴”。而这样的行为表现,完全不能跟现代社会一般的“同性恋”直接划等号。

事件中,基比亚无赖显然不是简单的被“同性”吸引;类似的,所多玛人的“情欲”应主要也是针对“客旅(天使)”的性暴力和羞辱。

“反同”基督徒的谎言7:上帝明确规定了人类的婚姻制度只能是异性之间的?】基督徒对圣经里所表达的“婚姻理念”有不同观点,这很正常;但就人类的“婚姻制度”而言,圣经里没有任何地方明确说明:在“任何时代”人类婚姻只能是异性间(而不能是同性间)的。

圣经里是有“明确规定”的婚姻制度,比如[申命记25:5「弟兄同居,若死了一个,没有儿子,死人的妻不可出嫁外人,她丈夫的兄弟当尽弟兄的本分,娶她为妻,与她同房。] 为什么我们现在一般不再这样实行了呢?“最简单”的理由恐怕是:这项诫命所对应的社会条件和所针对的人群与我们现在的不同。现在包括异性恋在内的任何婚姻对象,都不应单因“不孕不育/不能传宗接代”问题就被剥夺了结婚的权利;现在同性恋被迫与异性结婚的“权利”,也根本不是这所谓婚姻双方的“平等”权利和“自由”意愿。前面的例子说明,即便圣经中就“婚姻制度”明确有比如“一夫多妻”相关的条款[申命记21:15],我们仍需要对现代婚姻中“不可或缺的实质”与“因时事而改变的形式”加以区分——这是源自圣经的“婚姻理念”,而不是圣经对现代婚姻的“定义”。同样的道理,[创世记2:24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句经文“严格”针对的是“无罪的”起初世界,针对(还未犯罪的)亚当和夏娃这样的异性恋男女。这句经文对应到我们现在这个已经深受罪影响、跟当初的伊甸园相比已经“天翻地覆”的世界,对应到我们这样已经与当初亚当/夏娃有各种差别、包括异性恋和同性恋在内的各样罪人的婚姻制度,其实质是婚姻双方“1对1的彼此忠贞”以及“相伴一生的郑重承诺”(福音书里耶稣提到这段经文也是在回应当时法利赛人所提的“丈夫休妻”问题。[马太福音19:3-12])。这样的实质,不因是“异性婚姻”形式还是“同性婚姻”形式而改变。当初的“无罪伊甸园”以及人复活后去的“无罪天国”与我们罪人现在的“有罪世界”当然有关联,但我们的行为模式,即便如异性婚姻,与“无罪世界”里的也没说要“绝对的相同”,耶稣就特别提到人复活后不娶也不嫁[路加福音20:34-36]。

所谓的“传统”未必适合当前,比如圣经中早期人类的“传统婚姻”在我们现在看来就是“乱伦”。这里的区别至少在于早期人类“近亲结婚”应不象我们现在这样有严重的健康问题。换句话说,“传统”也要依当前世界的客观环境而进行改变:比如“同性婚姻合法化”。

 

pdf文档在线阅读:http://www.360doc.com/content/14/1122/21/20502815_42725546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