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天主教会主教们对“同性结合”的支持

2015-10-19 19:35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490 views 我要评论(3条) 字号:

italy-same-sex-civil-unions

在梵蒂冈把“同性吸引”定性为“本质错乱”(intrinsic disorder/objective disorder/intrinsic evil)、明确反对同性婚姻的情况下,那些受梵蒂冈直接管辖的各国天主教会的主教们对同性恋伴侣关系表达出“一点点”正面看法,相对而言都已经是难得的进步。


 

e6275e3fjw1ew3r7wmj5ej20mi0dwmyj

2015-9-11消息,即将前往梵蒂冈参加10月份的罗马天主教会“主教大会”的德国主教Franz-Josef Bode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尽管“同性民事结合”不等同于教义里(1男1女)的“婚姻”,但教会应可以为“民事结合”关系的同性伴侣赐福。

这并不是德国天主教会“高层”第一次对同性(民事结合)伴侣关系有正面论述。至少早在2012年5月,德国“年轻”的“红衣主教”/枢机Rainer Maria Woelki就曾公开强调:忠贞的、长期的同性伴侣关系和对应的异性伴侣关系类似,教会需要改变对同性伴侣关系的(负面)态度。

e6275e3fjw1ew4em0ccmsj20960fagmr


 

6742320-3x2-940x627

早在1988年,法国的天主教会主教Jacques Gaillot就曾为一对同志伴侣举行教会“赐福”;而这也成为他后来被梵蒂冈免职/“流放”的部分原因(Gaillot主教还曾表示支持神父结婚)。在近期(2015年)的公开报道中,Gaillot主教依旧表示支持对同性(婚姻)伴侣赐福。(注:法国于2013年同性婚姻合法化)

Robinson

另外,澳大利亚的天主教会(退休)主教Geoffrey Robinson曾在2012年呼吁教会全面更新对“性伦理学”的教导,从而使“同性关系”也能得到教会的认可和赐福。比利时的天主教会主教Johan Bonny也在2014年公开呼吁教会认可“同性关系”,尽管他同时维护了(异性)婚姻的“独有地位” 。

20140909 - ANTWERP, BELGIUM: Bishop Johan Bonny of Antwerp seen at the event called Prayer for the peace (Gebed voor de vrede - Priere pour la paix), as closing of the inter religions international meetings, in Antwerp, Tuesday 09 September 2014. BELGA PHOTO DIRK WAEM


2015-9-10消息,天主教会的奥地利红衣主教Christoph Schönborn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教会应认可“同性(恋爱)伴侣关系”中的正面因素,而不是仅仅把它看作“内在邪恶”、不进一步探讨这个复杂议题。

e6275e3fjw1ew5bj8sxcxj21jk2bkx1v

2012年Schönborn主教还曾最终维护了“维也纳一位有同性爱侣的同性恋天主教徒入选当地堂区牧民议会”的选举结果;尽管该堂区的神父早先否决了这个选举结果、拒绝让“非禁欲/不守独身”的同志天主教徒成为“牧民议会”的成员。


 

e6275e3fjw1f56iyhr4wdj20h8096ab0

虽仍坚持婚姻仅限1男1女,德国的天主教会大主教/“红衣主教”/枢机Reinhard Marx近日(2016-6-23)在爱尔兰受访时(再次)表示应认可“彼此委身的同志伴侣关系”的价值。Marx主教同时表示过去正是教会的(某些)做法促使同性恋者被边缘化,为此(天主)教会应向同志群体道歉。

e6275e3fjw1f56iylfrf9j20on0l1wjw


曾表示支持 “同性民事结合(合法化)”的天主教会主教/大主教还包括Vincent Nichols(英国,2011年)、Paolo Urso(意大利,2012年)、Theodore McCarrick(美国,2013年)、Rubén Salazar(哥伦比亚,2013年)、Godfried Daneels(比利时,2013年)、Stephan Ackermann(德国,2014年)等。

pape-Francois-et-Mgr-Jacques-Gaillot

罗马天主教会现任教宗Pope Francis当年在阿根廷担任“红衣主教”/枢机时,也曾表示支持同性民事结合(以阻止同性婚姻合法化):根据教宗所授权的个人传记作家Sergio Rubin的说法,教宗当时认为在阿根廷“支持同性民事结合”比起“同性婚姻合法化”至少是两个“邪恶结果”中相对较轻的一个——“lesser of two evils”(阿根廷在2010年还是同性婚姻合法化了)。当然, Pope Francis近些年来在同性恋议题上的表态至少比起前任教宗已经是有相当大的进步了。

BQV9PS0CUAAWw5d

 

另见:梵蒂冈/罗马天主教会2015主教大会